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美人为谋
重生之美人为谋免费试读(顾子衿穆清歌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重生之美人为谋花弄

主角:顾子衿穆清歌
火爆新书《重生之美人为谋》由花弄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子衿穆清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青楼下,她淡然地面对陶元城与姑娘颠软倒凤,被吩咐在一旁静等,也不为之所动,他却怒了!花样作死,秀恩爱!把她越推越远,直到看到她和王爷顾子衿在一起他却吃醋的发疯。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她清冷一笑,“前世的债我不报,今世我也再不招惹于你!”“那我呢?”顾子衿一把搂过细腰,窝在她的耳畔轻语。她脸色微微一红,轻巧的转身脆生生道:“聘礼说话。”...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21 17:28:5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连隐送完药就走了。

听若虽然还想吐槽吐槽陶元城,但看自家小姐那无所谓的样子听若也只好作罢。

穆清歌不像听若那般单纯,心里十分清楚顾子衿送药的目的。

不过是怕她因病耽误宴会才送药好叫她快些好起来,所以这份好意她接受的分外心安理得,同时也对顾子衿的消息灵通有些佩服。

好生修养了几日,穆清歌的病痊愈的无比利索。

宴会这天,她换上了盛装,在听若那双巧手的打扮之下,整个人都焕然一新般比平日里动人了几分。

陶元城的马车就停在穆府门前。

当他看见穆清歌出来时眼前一亮,可紧接着便掩盖过去面无表情道:“上来吧。”

穆清歌没有说话,淡然的坐了上去。

马车渐渐动了起来,得得的马蹄声响起,车内的氛围忽然有些尴尬。

“怎么穿这么个颜色。”

半晌,陶元城开口道。

以前,穆清歌是喜欢张扬的颜色的,就像红色,妖冶而活泼。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穆清歌却喜欢上了白色,甚至每次见她都是这个颜色,显得她死气沉沉。

“有何不妥吗?”穆清歌坐的端正,目不斜视道。

陶元城忽然觉得今天真的是脑子抽了才会主动跟穆清歌说这些东西,随即冷哼一声:“没有。”

车内又陷入沉寂,马车驶过街巷,四周的喧闹与车内行程鲜明的对比。

见穆清歌不再接话,陶元城有些不悦:“你就不能多说几句?!”

“说?”穆清歌做出一副回忆的样子,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

“以前民女同大人说,大人总是很不耐烦,只恨不得民女是个哑巴,所以民女现在悔过自新,万不能再给大人添堵。”

“你!”陶元城气结,却又无法反驳,以前穆清歌总是叽叽喳喳的围在他身边想尽办法的想讨好他,不想现在却变成了这般。

到底是个女儿家,他不过给了冷脸便叫她退怯了。

想着,陶元城撇撇嘴:“以前你说你掏心掏肺的爱本大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话说的,好像倒是她的感情太轻浮一样。

“陶大人。”穆清歌露出一丝冷笑:“你须知人心都是肉长的,难不成非要不撞南墙不回头才算是好?”

诚然,上辈子她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是又落得什么下场呢。

“吁!!”

两人正说着,车夫突然勒住马,穆清歌因惯性整个身体朝前倾去,幸好眼疾手快的抓住窗户才算没有跌倒。

一旁陶元城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见穆清歌没有注意到立时收回去揭开车帘不悦的询问道:“怎么突然停下了!”

“大人。”车夫似乎有些为难,看了一眼车内的穆清歌,又看了看前方道:“李小姐的马车挡在前边。”

“欣儿?”陶元城一个跨步走出马车,看见路中间果然横着一辆华丽的马车。

“欣儿,你这是做什么?”陶元城走到那辆马车旁无奈道。

“凭什么你带她不带我,我不管,你今天得跟我同乘,否则岂非要被那些小姐妹笑话死。”车内传出婉转的女声。

“胡闹。”

陶元城看了看四周已经有不少的百姓朝这边看着,面色有些不太好看道:“这件事不是已经同你解释过了,怎的不听!”

“你说你怕我有危险,可是哪里有什么危险,我身边全是你安排的暗卫,就算不用她做挡箭牌也没人能伤到我的。”声音里带了撒娇的意味。

“欣儿!”陶元城加重了语气:“我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你就要跟那个女人亲亲我我?!我不管,元城,你不许跟她走那么近。”

车帘被撩起,一身桃粉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眼里,女子容色秀丽,嘴角带着一抹幽怨。

陶元城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不再多说,伸出手将车帘放下,转身朝着车夫不容置疑道:“带小姐进宫。”

“元城!我不要一个人走!”李欣儿闻言焦急道。

陶元城却不再给她多余的时间再次看了看车夫沉沉道:“还不走!”

“是是是!”

车夫虽然怕李欣儿,可显然更害怕陶元城,是以话音刚落便一鞭子挥在马身上。

眼看马车就要跑开,李欣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猛的掀开车帘就往下跳。

这样的动作十分危险,陶元城也吓了一跳。

好在反应极快,飞身上去将李欣儿稳稳的接住道:“你太任性了,受伤了怎么办!”

李欣儿自然是算准了陶元城会接住她才会跳的那般义无反顾。

见这招管用,内心得意无比,面上却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道:“我不想你跟她一起走。”

“你啊。”陶元城语气带着宠溺道:

“我也不想同她一起走,可除了要做你的挡箭牌之外,她也是皇上亲自赐婚给我的人,今日不跟她一同走,我只怕拂了皇上的面子惹得皇上不开心。”

皇上赐婚!这件事一直是李欣儿心里的痛,正因为如此,她才不能让元城明媒正娶的娶她做正妻。

她堂堂相府嫡女,却要被一个商户之女夺了先机压在头上。

想着,李欣儿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走了几步上前道:“穆清歌,今日怎么做了缩头乌龟,出来看一眼本小姐的勇气都没有吗?”

“陶大人若是有家务事不如先去处理好再说,大街上吵吵闹闹像个什么样子。”穆清歌不紧不慢的声音传出。

对于李欣儿,她是一丝好感都没有,上辈子各种排挤陷害她,也难为了陶元城偏偏什么都信。

“你别以为你搬出元城来他就会帮你了,穆清歌,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你拿什么跟我争?!”李欣儿激动道。

穆清歌本来不想多事,可李欣儿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人觉得十分不爽。

便笑了笑:“就算我没有几斤几两又如何,我是皇上赐婚。”

“你!”李欣儿咬牙:“皇上赐婚元城也不爱你,他爱的是我!”

“爱你便爱你好了。”穆清歌无所谓道:“总归嫁过去我是当家主母,而你不是。”

“当家主母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元城的宠爱,那不过是一个空壳子!”

李欣儿感觉自己快要气疯了,她忽然有一种穆清歌换了一个人的感觉。

以前她每次羞辱她她除了会愤怒之外便不会都什么了,哪里会这么犀利的回击。

“空壳子有空壳子的好,至少我不会是妾,妾啊,可是比丫鬟高贵不了多少的人呢。”

穆清歌故意加重了妾这个字。

果然,李欣儿听到之后红了眼:“你才是妾,你们全家都是妾,元城他答应我了,会以正妻的身份娶我过门。”

“是吗?”穆清歌笑了。

“陶大人,李小姐说的是真的吗?天齐国可没有两人一起做正妻之说,陶大人可要三思,莫忤逆了皇上的意思才好。”

“你少拿皇上压我!”陶元城皱起眉头厌恶道。

“民女也不想啊。”穆清歌无辜极了。“民女不过实话实说罢了。”

“欣儿,别理她。”

陶元城瞪一眼穆清歌忙安抚李欣儿道:“我爱的是你,这辈子也只会爱你,你不要受她挑拨胡思乱想。”

多好的一副郎情妾意的画面,穆清歌即使因为没出去没看见两个人的具体表情也能猜到两人皆是对她怒目而视的。

“可是元城,你看她现在就这般欺负我,以后若是嫁给你她岂非要将我扒一层皮。”

李欣儿说着还落下泪来看起来凄楚无比,若叫不清楚的人看了,还真以为穆清歌怎么对她了。

“不会的,有我在,她若是敢欺负你我自会替你做主。”陶元城信誓旦旦。

看着陶元城这般在意她的模样,李欣儿总算破涕为笑:“这可是你说的。”

“自然是我说的。”

李欣儿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十分得意道:“行啦,我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还是先进宫再说吧,免得误了时辰。”

陶元城欣慰不已:“还是欣儿懂事。”

说完便把李欣儿送回了之前的马车上。

李欣儿虽还是有些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在车内使劲儿跺了跺脚道:“穆清歌,你不会得意太久的,你给我等着!”

坐在原地动都没动的穆清歌怎么也没想到李欣儿还是把所有的过错都归于她的身上了。

她只是兀自闭目养神着,待陶元城回来也没有做过多的表示。

马车继续上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高大威严的宫门慢慢出现在视线内。

自重生后,她还是第一次回到这个叫她万念俱灰的地方。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她,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死皮赖脸只会追着陶元城跑的女子了。

那盛着一颗爱意的心,全都死于她在城楼的那纵身一跃上。

像是感受到身边女子的情绪波动,陶元城问道:“怎么?”

“没事。”穆清歌回过神来,这时马车已经走到了宫门口。

守门的侍卫全部认得这是陶元城的马车,是以连停都没停的便放行了。

车轮辘辘,穆清歌透过被风吹开的帘子看见前方十分广阔,上好的白玉铺成的地面精致而奢华。

她捏紧了拳头,手心沁出许多汗渍来。

也正是这里,让穆清梵上一世身首异处,她甚至连替他收尸都做不到。

穆清歌低下头,肩膀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这样的事,她再不能经历第二次了。

“你到底怎么了?”陶元城皱起眉头。

穆清歌看过去头,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她恨他!

陶元城被这突如其来的恨意弄得莫名其妙。

他不过是厌恶她而已,又没做什么别的事,为何她三番五次的对他露出恨意来,难道不是应该他恨她才对!

“没事。”

依旧是这样的回答,穆清歌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半是调侃道:

“民女只是没想到陶大人原来还会关心我。”

“你少自作多情。”

陶元城还未从穆清歌方才的眼神中走出来,有些浮躁道:“若不是为了欣儿,你以为你会坐在这个马车上?!”

“民女自然不敢奢望什么。”穆清歌顺着陶元城的意思道。

可明明是这样妄自菲薄的话,她的嘴角却带着笑意。

“哼。”陶元城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马车依旧走着,穿过长长的甬道,最终停在了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外。

两人下了马车,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殿中,此时大殿内已经到了不少的人。

李欣儿赫然坐在丞相身旁,见他们进来狠狠的瞪了穆清歌一眼。

穆清歌只当没看见,始终淡淡的跟在陶元城身边。

陶元城四处寒暄了几句后走到左边第一个桌子旁落座。

穆清歌自然也跟了过去,刚坐下,眼前便飘过来一抹紫色的身影。

“哟,这不是穆姐姐嘛,想不到你今天也来赴宴了,我还以为皇上此次宴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呢,没想到姐姐也来了。”

言外之意,穆清歌身份不够格。

若是上一世,听到这样的话穆清歌定然会气的拍案而起。

可是现在,这些显而易见的挑拨话语落到她耳中只觉得幼稚,便笑了笑继续搬出皇上来。

“妹妹何出此言,我是皇上金口玉言许下给护国公做正妻的人,方才你说那样的话,是觉得皇上做的决定荒唐呢,还是觉得护国公未婚妻这个身份都不算什么呢?”

“你!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这两顶帽子扣下来,紫衣女子明显有些承受不住。

不由得脑羞道:“我的意思是以姐姐的家境能嫁给陶大人真真是幸运的很呢,旁人羡慕都来不及。”

“那妹妹这话还是说皇帝他老人家的决定不够英明神武了,毕竟门不当户不对,皇上令民女高攀了。”

穆清歌一副无辜的样子,坐的笔直。

“你!”紫衣女子又一次语塞。

正要再说什么,陶元城阻止道:“妍儿!”

这紫衣女子,正是李欣儿的嫡亲妹妹李妍儿。

“你还帮她!”李妍儿明显对陶元城打断她非常不满。“你这样置姐姐于何地!”

陶元城向来骄傲,加上身份又摆在那里,什么时候被女子当众这般质问过。

脸色当即沉下来:“本大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妹妹。”李欣儿适时的走过来。

也知道这是此时的场合比不得外边,便行了个礼拉着李妍儿走开了。

“姐姐,你看那个贱人多得意。”李妍儿气不打一处来。

她本就是为姐姐鸣不平才忍不住过去奚落穆清歌的,不想说了几句完全没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被她反将一军。

“妍儿,今日来的达官贵人众多,咱们是相府嫡女,旁的时候闹也就闹了,现在却万不能给相府丢脸。”

李欣儿说道,若换做平时,只怕她比李妍儿还沉不住气,路上的那笔账她都还没好好算呢!

“那就任由那个贱人那般?!”李妍儿还是不服气。

“自然不。”李欣儿神秘一笑:“今天会有好戏看的。”

小说《重生之美人为谋》 第五章 我是皇上赐婚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