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镇北战王
镇北战王秦惊龙萧迎月小说在线阅读 镇北战王最新章节

镇北战王且看杯中酒

主角:秦惊龙萧迎月
主角是秦惊龙萧迎月的小说叫做《镇北战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且看杯中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热血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儿遭歹人掠绑,妻子含泪下跪。镇北王冲天一怒荡九州,动我妻女,本王屠你九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19 17:02:4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10章

“我可怜的小少爷,你流了这么多血,家主看到一定会心疼死的。”

宋强哭丧着脸,半跪在林泰泽跟前,却又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四肢都断了,伤口瘆人无比,看的宋强只感头皮发麻。

“打,打电话给我爸,快,快......”

虚弱无力的林泰泽,说完这句话就脑袋一歪,当场昏死过去。

“小少爷,小少爷......”

宋强一阵急呼之后,赶紧拿出电话打给了林泰泽的老爹林永海。

“狗东西,你的生命开始倒计时!”

宋强放着狠话,打通了林家家主的电话。

秦惊龙没有出手阻拦。

实则,他比宋强和林泰泽,更想跟林家家主通个话。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培养出了林泰泽这种泯灭人性的畜生!

于是,当宋强打通电话只说了一句话,秦惊龙便向宋强伸出了手。

他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电话给我!”

宋强:“......”

这什么操作?

被几十人围攻,数把火器指着。

这家伙还敢主动跟林家家主通话?

你狂出银河系了!

宋强登时勃然大怒。

他拽过身旁一人手中的火器,直接抵在了秦惊龙脑门上。

“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宋强咬牙切齿。

“宋强,宋强,伤我儿子的那狗畜生就在你面前吗?”

宋强并没有挂断电话,而电话里,同样传出了林泰泽父亲林永海的怒吼。

这之于林永海而言,简直闻所未闻。

宋强打电话说,他的儿子被人砍去了四肢,现在已经昏死过去了。

堂堂豪门家族,最疼爱的小儿子居然遭受如此对待!

林永海恨不得扒了此人的皮,喝干他的血!

“家主,您息怒,我......”

“我的手!”

宋强话没说完,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擒住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随着咔擦一声脆响,手腕应声断裂。

那把火器顺势滑落,秦惊龙轻松到手。

转而,在他手中飞速旋转。

哗啦啦!

火器子诡异般掉落,在掉落的瞬间,秦惊龙徒手一握。

这把质地坚硬的火器,在他手里便以肉眼可观的速度急速变形。

直至,化作一滩钢粉。

他摊开手掌,在钢粉簌簌而落的刹那,六发火器子一颗不少的接在了手里。

这一番操作,看傻了周遭的打手们。

既然是林家的精锐打手,除了身手不能太糙,出身肯定也有不凡的来历。

其中不乏有退役的散打、搏击等专业技术人才。

可,秦惊龙以一双血肉之手,将钢制的火器捏成钢粉。

当真是让人望而生畏!

“来,吃一颗!”

秦惊龙近前一步,抬脚一击,准确命中了宋强的腹部。

这货登时疼的嘴巴大张,五官扭曲。

而,下一秒迎面灌入的却是一颗火器子。

噗哧!

纵向灌入,横穿而出。

宋强仰面跌去,死不瞑目!

嘶嘶嘶......

现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噔噔噔......

围堵秦惊龙的这些打手们,步伐踉趄,急速后退。

太狠了吧!

徒手送出一颗火器子,直接从宋强嘴巴进入,将其当场击穿。

这是何等的力道?

“多年以来,想杀秦某的人怕是有万人之多,他们中有国际知名财阀,有地下世界死神榜的杀手,甚至还有数个帝国的国君。”

“他们中间纵使最微不足道的存在,也不是你们这些垃圾能比的。”

“然而,我依旧能活到现在。来,大声告诉我,你们拿什么杀我?”

秦惊龙岿然站立,冷傲如真龙。

这一席话,似是惊雷滚动,荡然笼罩全场。

现场寂静无声!

人多就厉害吗?

人多就有气势吗?

在秦惊龙这等人间真龙面前,林家这些精锐打手又算得了什么?

诸人被震慑当场,半个字都不敢出声。

秦惊龙脚尖一点,宋强掉在地上的手机被他挑到了手里。

按照先前那个号码,他拨了过去。

“宋强,你为什么挂老子电话,伤我儿子的那个杂碎现在在哪?”

不等秦惊龙开口,电话那头传来了林永海珠连炮珠的喝骂。

林永海现在就像是被拔了毛的公鸡,彻底炸毛了!

“你有儿子,我有女儿。你儿子是如何对待我女儿的,明日你会亲眼见证。”

“今晚我断他四肢,明早我当着你的面送他进狗笼!”

“在此期间,许你动用一切手段来杀我,我不死,你林家九族一个都活不了!”

秦惊龙凛然放话。

电话那头的林永海:“......”

这到底什么人?

“你到底是谁?”

林永海歇斯底里的吼问道。

秦惊龙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把手机随意一丢,紧了紧怀中的萧迎月。

然后,他便拖着昏死的林泰泽朝门口走去。

“你......你就这么走了?”

现场,有林家的打手似乎不甘心。

宋强毙命,林家小少爷被此人拖走。

这家伙跟林家家主通完电话,跟无事一般就要潇洒离开?

当月亮湾夜总会是什么地方?

当豪门家族林家是什么?

嗖!

噗哧!

不等此人号召其他人上手阻拦,一颗火器子裹着凛然杀意,直直的钉进了他的眉心。

咣当!

此人仰面跌倒,摔出一滴血雾。

这之后,再无人敢出言阻拦。

他们睁着无比惊恐的眼睛,目送秦惊龙坐上了门口的吉普车,扬长而去。

怕了!

透彻心扉的惧怕!

一人单枪匹马而来。

先断林家小少爷的四肢,后又徒手送出两颗火器子,结束了两条生命。

这等骁勇悍将,举世无一!

留给林家这些打手们的只有一个问题。

他是谁?

苏城什么时候横空出世了这样一尊猛人?

......

林家府邸。

以蔚海庄园命名,占地数百亩。

苏城地头上,赫赫有名的豪宅。

宅内客厅,林永海打碎了茶杯,掀翻了桌椅,亦是怒发冲冠!

他从一个十分重要的酒局上回家没多长时间。

对于儿子林泰泽做了什么,林永海听家里的管家提了一嘴。

按照他林家的底蕴,林泰泽看上了萧家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这样的小事太不值得一提了。

萧家是什么门庭?

三年前是有点体量,但发生了那件丑闻之后,早已经沦落为无人问津的普通家族。

然而!

林永海做梦也没想到,问题就出在萧家那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身上。

“玛戈璧的,我林永海的儿子能看上萧迎月那个贱女人,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不领情也就算了,还敢找人重伤我而泰泽!”

“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当我林永海好欺负吗?”

林永海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砰的一声爆响,把一旁站着的林家管家蔡建安吓的打了好大一个激灵。

“家主,家主,您消消火!”

蔡建安急忙上前安抚。

“我儿泰泽被那杂碎砍断了四肢,老子的火能消吗?”

“你现在立刻带人去萧家,把萧家所有人都给老子绑到这里。”

“那狗杂碎敢放话威胁老子,说什么明早当着我的面把我儿泰泽关进狗笼。”

“老子先把萧家人都关进狗笼,让他们吃狗食,快去,快去......”

最后两字,是林永海咬着后牙槽吼出来的。

“好的家主,我这就去!”

蔡建安不敢怠慢,立即叫足人手,向着萧家奔去。

待管家离开,林永海又立刻拨通了苏城刑探院探长的电话。

他知道对方在哪?

因为,他今晚参加的那个酒局上,就有电话里的这位。

且,是林永海给这位探长安排了后续节目。

不出所料的话,这家伙现在应该躺在席梦思上,身边还有两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陪着。

“老林,你什么情况?不是刚喝完酒,你现在打电话过来是几个意思?”

电话里的声音透着怨言。

“马有森,我儿子出事了,他在月亮湾被一个狗杂碎砍断了四肢,生死未知!”

“我现在要求你动用你的所有权限,查出我儿所处的位置,把他救出来。”

“价钱随你开,我只要确保儿子安全的活着!”

林永海火急火燎的说道。

电话这头的马有森,着实打了个激灵。

这太不可思议了!

在这苏城的地头上,还有人敢动林家小少爷?

“银行卡你知道,不多收你的,之前那个数目就行,我现在就回刑探院调人。”

马有森虽然不舍得离开温柔乡,可有钱能使鬼推磨。

林家这颗摇钱树,马有森可不想错过。

可是,这一位马探长根本不知道,林泰泽这一次招惹的人物,是何等的牛笔炸天!

......

四海医院。

已经是凌晨三点。

秦惊龙把萧迎月救回来以后,就放到了女儿那个病房里。

之前那个实习医生江贝妮并没有离开,镇北軍直接征用了。

江贝妮给萧迎月处理了伤口,打了安眠的点滴,让她好好睡上一觉。

同为女人,哪怕江贝妮现在还未结婚生子,可天生母爱之下,她深深的知道萧迎月的痛楚。

亲生女儿被那帮畜生如此虐待,血脉相连的亲情下,不亚于在心头上生生割肉!

好在老天有眼,孩子的父亲出现了,将她们母女从地狱里救了出来。

这一晚,江贝妮的感触颇多。

同时,他也为这一家三口暗暗担心着。

不大不小的苏城,谁人不知道林家的豪门之威。

故此,当此时此刻,她为秦惊龙处理伤口的时候,不免开口提醒他。

“你最好还是尽早带着她们母女离开苏城,林家在我们苏城只手遮天,权势不可不估量。”

“你虽然有戎部的身份,也有这么多看起来很能打的手下,可是单纯依靠戎部和拳头,对付不了林家的。”

江贝妮一脸严肃的表情。

“嘘!”

秦惊龙朝江贝妮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回到四海医院后就没离开过这间病房。

他的眼里只有无尽的柔情。

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两个人,就在近前安睡着,打着浅浅的鼾声。

金戈铁马,战火狼烟里走出来的秦惊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温馨而满足。

“我弹指间即可覆灭林家,送他九族下葬!”

秦惊龙淡然说着,视线并未离开病床上的母女俩。

江贝妮:“......”

她的美眸瞪得溜圆,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说《镇北战王》 第10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