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谁言西洲不知意
《谁言西洲不知意》免费试读 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在线阅读

谁言西洲不知意钟耳

主角:许知意顾西洲
主角是许知意顾西洲的小说是《谁言西洲不知意》,本小说的作者是钟耳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无数杂乱细小的尘土在空气中纷纷扬扬,映出他匪气俊美的脸庞,他狂妄精准的指着她,”把你马子给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1-20 14:43:0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出门时陈全带着小弟从前门离开,沈岳桓带着许知意从后门走,两人刚出门口,只见道两旁停满了清一色的小汽车,整齐显眼,比沈岳桓出门的阵仗还要大。

二月的南城冬还未过,汹涌的酒气顺着呼吸钻进了许知意的鼻腔,沈岳桓穿着单衣制服,他喝的有点多,燥热的解开领口的扣子,半露着精壮的胸膛,寒风一吹,喷薄的肌肉跟着收缩,他的皮囊不错,很有男人味,换作以前,即使没这层身份许知意也愿意跟着他,何况他也挺宠她,没强迫过她半点不情愿的事。

许知意下定决心,一定要远离顾西洲。

注意到最中间的小轿车有人下来,沈岳桓胳膊搭住许知意的肩膀,单手盖住了她的脸。

几个穿清一色黑衣的马仔簇拥着一个男人往饭店走,那人穿着青蓝色的大风髦,深咖色西装,同色马甲,雪稠衬衫托得他俊朗尊贵。

沈岳桓的司机在身后低语,“少帅,是顾西洲。”

两年前许知意也见过他,此刻他与那时的落魄完全不同。细看他的样貌刚毅俊美,鼻梁高挺,利落的短发被摩丝固定住,脸部的轮廓端正深邃,毫无凶相,倒像个读书人,

他停在他们刚走下来的台阶上,随意的把玩着一只银色的打火机的帽盖,他无意中朝着许知意的方向看,停了动作。

沈岳桓也没动,两人这么无声的对峙着。

离顾西洲最近的马仔注意到他的视线,看清了月色下的沈岳桓,试探性的问了句,“洲哥,要过去吗?”

当今的天下军阀当道,沈家又是南城的土皇帝,哪怕他顾西洲有天大的本事,他都该过来打声招呼。但他咬了咬后槽牙,什么都没说,转过身扬长而去。

沈岳桓被驳了面子,钻进车里时大力摔了门。

那天以后,沈岳桓再没到许知意这来,听下人说,他正与新来的景韵姐打的火热,甚至有些交际应酬的场子都毫不避讳的带着,比当初的司灵还要受宠。

许知意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更恨起顾西洲来,只要他一出现,她便会噩梦不断。只是有一件事许知意好奇,那天陈全的话里分明说他们早与顾西洲打交道,甚至几次吃亏,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

七天后,许知意的伤好全了,才换了身低调的衣裳傍晚时出了门。黄包车拉着她从城南到城北,车还没停,远远就见前方的霓虹闪烁,过往不断衣着靓丽的男女络绎不绝,车鸣,吆喝声,不绝于耳,这便是南城最繁华的地界,夜晚的热闹更胜白昼。

许知意在一张墙高的画像前下了车,仙乐林三个大字在她的瞳仁中倒映着,她压了压头上戴的仿英式帽子,面纱掩住她的眼睛,她又左右看了看,才迈开步随着人流朝里走。

仙乐林的舞厅很大,足以容纳近千人,繁复的枝盏错落,光线五光十色,绚丽妖娆,在时而嘈杂时而缱绻的乐曲中,舞小姐们平添几分神秘旖旎的风情。

许知意刚入门,便敏锐的感觉到一道打量的目光,她循着望过去,瞳仁映着那位干净利落的美人儿,她着绛紫长裙站在台上,裙玦曳地,端庄又艳治的风情完美融合着,皮和骨都显得极姿媚,只是她太过明艳,一双狐狸一样的眼睛,总闪烁着烈烈风情。

这样的女人无需多费心打扮自己,平常的一颦一笑也能勾住男人,只是这样的女人也招人记恨,特别是南城费尽心思将丈夫留在家里的富太太们。

那女人勾起嘴角,倾城的笑容让在场的男人无一不沸腾,唱完歌她端起酒杯,对台下所有人示意,仰头喝个干净,任凭欢呼声再高,她也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径直下了台。见此,许知意压低了帽子跟了过去。

仙乐林的后台并没有前面那么光鲜,白色凸起的墙皮稍微剐蹭就会掉,下雨天屋顶还会漏水,不仅是表面如此,做的生意也是。

有个年轻瘦弱的姑娘早候在那,引着许知意顺楼梯往楼上走,到了尽头的房间,她将门拉开一条缝,对着里面说,“何小姐,人来了。”

里面传来一声,“知道了。”

许知意这才走进去。房间里很宽敞,里面堆满了包装精致的月季和玫瑰,那个穿紫色长裙的女人正对着梳妆台卸妆。

“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了?”她摆弄着头发,转头看着许知意。

许知意笑了笑,拿起离她最近的一束花摆弄着,“何汐小姐的粉丝真是一如既往的狂热。”

“少来,还不是多亏了你跟了沈少帅才保住我的饭碗吗?找我什么事,说吧。“何汐将妆卸干净,素着脸换衣裳,她从不顾忌许知意,背对着她脱了裙子。

许知意当初能入沈岳桓的眼,是靠的何汐帮忙,这一年来何汐没少帮衬她。

凭她们的交情,许知意也不用客气,将那天遇见顾西洲的事如数说了,何汐倒听的津津有味。

“三年前,顾西洲还没现在这么狂,带着弟兄和生意来南城试水,结果走漏了风声,人和货都被沈少帅扣下了,顾西洲损失惨重,还差点丢了一条命,他俩的梁子就是在那个时候结下的。”何汐将他们的渊源娓娓道来,她的消息比军营当差的还要可靠灵通。

”据说顾西洲的生意挡了沈少帅发财的道,少帅才买通顾西洲的手下想来个瓮中捉鳖,不料竟然让顾西洲给跑了,仅仅两年他东山再起,再回到南城处处抢少帅的生意。“

沈岳桓发财的道不仅仅是利用少帅的位置捞油水,这两年太平不怎么打仗,他的手也伸的越来越长,码头烟馆赌场舞厅,能不能见光的买卖他都做。

在这乱世中,活在道德边缘声色犬马的人,没有不贪的。

知道沈岳桓有第二个身份的南城不超过五个,何汐却了如执掌,她手头里还握着不少军官的把柄。

她不仅美艳,聪明,还能看得清局势,也能进退有度,以前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美丽的女人,如果没头脑还天真,不是尤物,是玩物。

“不过,顾西洲怎么会突然帮你,我想他要的,绝不会是女人那么简单。”何汐拿起桌上的玫瑰潇洒的抛进垃圾桶。“女人,情爱,对高高在上的男人而言就像这朵玫瑰,好看却不中用。”

许知意也想过,也许从有人为难她开始便是顾西洲的一个阴谋。

小说《谁言西洲不知意》 第4章 再遇顾西洲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