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
叶笙夏侯辰君小说《王妃嫁到:全城退让》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甜宝儿

主角:叶笙夏侯辰君
主角叫叶笙夏侯辰君的小说叫做《王妃嫁到:全城退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甜宝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叶笙遇到一个花样作死的男人。前脚给他续命,后脚人又去作死;叶笙:……“夏侯辰君,你有病吧!”话落,男人邪魅低语:“对,你就是解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15 11:20:5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一十九章卿本佳人奈何无缘

叶笙见夏侯辰君被自己的怼的脸色阴沉,心中自是十分欣喜。

只见她挑了挑眉,从石凳上起身,伸手将夏侯辰君反扣在石桌上的茶杯翻过来,倒满水,端起来一口气喝完,然后用衣袖擦了擦嘴道:“告辞。”

说罢,拎起裙摆想要离开。

“的确,我辰王府小小庙宇,确实难已容下你这尊大佛。”夏侯辰君垂下眼,眸底划过一丝嘲讽。

夏侯君此话一出,叶笙清秀的脸上立刻爬上无数道黑线:“夏侯辰君还真是个心机深沉的人物,自己不想娶就不想娶,却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她这边,可真是彻头彻尾的表里不一。”

叶笙咬着牙愤愤的转过身,一条腿踩在夏侯辰君面前的石凳上:“‘表里不一’这四字你还真是诠释的淋淋尽致啊,长公主面前一套,我面前一套。”

“不愧是北阳王的郡主,这聪明程度可见一斑啊。”夏侯辰君的眉头微微上扬,有些轻蔑的眨了眨眼睛。

“不过,我也的确没兴趣嫁进你的王府。”

说罢,叶笙斜视了一眼夏侯辰君,心里道:“南晋辰王府规矩森严,家风更是清正廉洁,自然是不能接受我这泛泛江湖之辈。再说,我这受不了约束的性子,如果真的入了王府那可真的如夏侯辰君所说‘倒霉到家了’。”

“再好不过。”

夏侯辰君声音低沉的说道,随即将手指覆在叶笙方才喝过水的茶杯上摩挲着,眼底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不悦。

“此事就此作罢,小爷我告辞了。”

叶笙说着足尖轻点,飞身月上了凉亭内的一颗合欢树,在粗壮的树枝之间躺了下来,开始闭眼睡觉。

此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能遮住大半的日光,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半响后,躺在合欢树上的叶笙当真睡着了。

凉亭内,夏侯辰君一动未动的盯着手指间的茶杯。

良久后,有微风夫拂过他的脸颊,他才回过神,随即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合欢树,嘴角扯住一丝笑意。

“来人,备笔墨。”

夏侯辰君将目光从合欢树上移到了凉亭的西角上,声音冷冷的吩咐。

“是。”

西角上的随从应声去准备笔墨。不多时,便送了来。

夏侯辰君潋起衣袖,提起笔,蘸上墨,在上好的宣纸上开始勾勒,一笔一划间极尽认真。

不多时,一位女子的轮廓赫然其上,柳眉,朱唇,桃花眼,未成形已风情渐显。

再半响,夏侯辰君勾完最后一笔,搁下笔,嘴角扯出一丝浅笑。

顿时,一位绝世女子跃然于宣纸上,栩栩如生。画中女子笑颜嫣然,半潋着眸子,朱唇微勾,那神情跟合欢树上正酣睡的那位一模一样。

夏侯辰君看了看手中的画像,又看了看树上的叶笙,眸低升起一抹谈笑。

随即,他卷好画卷,抬步离开了凉亭。

刚走出两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

只见,他走到石桌旁,提笔蘸墨,在上好的宣纸上行云流水般的写下几笔文墨,便快速的离开了凉亭。

长公主府,主殿。

殿内,长公主早早屏退了一众丫鬟,独自坐在软塌上等夏侯辰君。

终于殿外响起脚步声。

下一秒,掌事嬷嬷快步进殿禀报:“长公主,王爷到了。”

正倚在软塌的沉思的长公主立刻直起身道:“快请!”

话音刚落,夏侯辰君就从殿外款款而来,一袭白衣,滚着金边的袖子随着他步伐轻轻的晃动,不染纤尘的脸上一双眸子清傲冷漠。

看着夏侯辰君踏进殿内,长公主朝着他招了招手,语气极其温柔的道:“阿辰,快过来。”

夏侯辰君走上前,躬身行礼:“长公主。”

“快过来坐~”

长公主指了指她对面的一个空座,示意夏侯辰君上前来坐。

“好。”

夏侯辰君走过去坐到了长公主的对面,顺手将手里的画卷搁到一侧。

“阿辰,如何呢?”

夏侯辰君刚坐下,长公主迫不及待的问道。

见长公主问的直接,夏侯辰君眼底顿时一亮,白皙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但瞬间消失不见:“还好。”

夏侯辰君的‘好’字刚出口,笑意瞬间爬满了长公主雍容华贵的脸:“既然如此,你们就尽快完婚。”

听着长公主说出‘完婚’三个字,夏侯辰君眸中方才的那抹亮色瞬间熄灭了,他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低下头看向身侧的那幅画卷。

长公主注意到了夏侯辰君陡然间失落的眼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幅画卷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这是?”

长公主盯着夏侯辰君身侧的画卷问他。

“我方才无聊画的,想着要来见长公主,就顺道带过来让你看看。”夏侯辰君说着,将画打开给长公主看。

长公主接过画像,看了一样夏侯辰君,随后将目光落在画像上,顿时心中升起疑惑,他是因何缘由又开始画画呢?

其实自那年夏侯辰君的母亲离开后,对画画极具天赋的他变的异常讨厌画卷,尤其是人物画像,以至于后来他的府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一幅画。

“长公主,你看如何?”

夏侯辰君低沉的声音将长公主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是小笙?”

长公主转过头盯着夏侯辰君问道。

“是。”夏侯辰君点了点头,眉宇间染上几份慌乱。

“既然你都明了自己的心,为何方才那般叹气?”长公主甚为不解的问道。

“卿本佳人,奈何无缘。”

说着话时,夏侯辰君的声音冰冷道了极点,深邃的眸子里寒光闪烁。

“为何?”

长公主的眉头紧蹙着,显然对于夏侯辰君的话甚是不解。

夏侯辰君:“......”

“能跟我说说究竟为何吗?”

长公主说着将手里的画像卷了起来,搁在一侧的床榻上。

“我跟她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就像五年前北阳王府和长孙王府在烟花巷结下的血海深仇,这辈子恐都无法解。”夏侯辰君一字一句说着,声音里的无奈清晰可闻。

“什么?”

闻声,长公主一脸震惊叫出声。

她怎么也没想到阁在他俩中间的是血海深仇,想到此处,长公主顿时感到头疼。

小说《王妃嫁到:全城退让》 第一十九章 卿本佳人 奈何无缘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