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要命了!娶我后病秧子长命百岁
《要命了!娶我后病秧子长命百岁》姜云韶孟星河小说在线阅读

要命了!娶我后病秧子长命百岁佚名

主角:姜云韶孟星河
无删减版本古代言情小说《要命了!娶我后病秧子长命百岁》,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 佚名,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云韶孟星河,小说简介如下:孟星河未见着,倒是孙翁老出来迎客,听说紫苏病着,捻须道:“也不急在三日,左右都是一家人,那就换个日子,七日后也是个吉日,再把紫苏姑娘接回来。”又去生药铺里拎了几包药回来,“乡下郎中的药未必好使,还是自家的药好些。”倒一字未提旁的事情,把人都搪塞回来。七日后,紫苏身上这病还不见大好,也许是郁燥失意,也许是哀莫大于心死,眼见着人消瘦下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2-06 15:17:3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喜哥儿皱皱眉,转向姜云韶。

姜云韶起身,看了孟星河一眼,又看了喜哥儿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姐姐跟你解释”

三人一道出了书房,回了主屋,姜云韶携手带着喜哥儿去屋内说话,孟星河去看施老夫人。

“今天的事情,是哥哥和姐姐做的不对。”姜云韶和喜哥儿说悄悄话,“喜哥儿帮姐姐保守这个秘密好么?”

喜哥儿瞅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吗?”

“也许还有其他人知道。”她握着喜哥儿的手,“但这总不是好事,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

“那姐姐和大哥哥要成亲吗?”

她微微一笑。

如今孟星河日子清闲,每日都去施老夫人屋里伺奉汤药,家中就剩这么几人,桂姨娘心中有怨气,伺候老夫人也不如往昔用心,蓝家被拘着,也少往这边来,施老夫人心中又不太愿见姜云韶,每日能陪着施老夫人多坐一会的,也只有孟星河。

往昔孟星河其实不太在主屋常呆,不过晨昏定省,忙时也只打发紫苏过来请安,倒是近几个月来,陪着施老夫人的时候多了些。

施老夫人听他说起要去金陵,也是怔忡了好半晌,施家的新园子修缮不过才半载,这半载发生的事只手数不过来,恍然有经年之感。

安土重迁,她在江都生活了一辈子,还要往哪儿去。

“云绮也嫁了,二妹妹一直待字闺中,也说不过去。”孟星河道,“孙儿如今也想通了,江都这些人事,不必大费周章去斡旋,金陵是陪都,人物富饶甚于江都,换个新地方,对我和二妹妹都好。”

“孙儿和二妹妹的婚事,也早些办了好,也希望祖母,能当场喝一盏孝敬茶。”

“那这家里要如何料理?”施老夫人问。

“桂姨娘若想留下,就留她在家中养老,照料房舍,铺子雇人打理,当祖业养着。”

施老夫人想了又想,咳了一回,喝了一碗药,失望道:“这可是家中几代人才养出来的家业,你不过是为了甜姐儿,这些说扔就扔,你可对得起你九泉下的父亲和祖父。”

“大哥儿,大哥儿。”施老夫人捶手摇头,实在难解,“你以前不是这个性子,小时候你知书达理,恭谨孝顺,如何爹娘撒手去后,你书也不念了,亲事也退了,又跟你二妹妹搅浑在一起,如今这家里七散八落的,你还执意要迁去金陵,你自己想想你去金陵又能如何,你现在这副模样,对得起你爹娘的重望么?莫说你死去的爹娘,老婆子我,也对你太失望。”

孟星河捏住眉心,倒在椅上,只觉和祖母说不通:“如果祖母不愿意,便留在家中颐养天年,逢年过节,孙儿回来看看您。”

施老夫人心中一凉,颤了颤:“你啊,你啊男儿在世,不过奉事父母,传宗接代,文章举业,我老了,再苦口婆心也劝不动你,你大了,自有主意未必能听我劝,我只求百年之后,下去见到你爹娘,你娘若问起你,只求她不要怪我,当年她常在我面前说,盼你能飞黄腾达,给施家光耀门楣,何曾料到是如今这个光景。”

孟星河听见此话,面色也不由得冷起来,垂眼默然坐了半晌,朝着施老夫人福了福,出了主屋。

自此他不常在主屋久待。

这样的日子过得飞快,天越来越冷,各屋的炭盆都寻出来,施老夫人更是畏寒,屋内彻夜拢着几个炭炉,热得人进去都要脱厚衣裳。

蓝家的日子却不太好过。

田氏脾气倒是软了很多,每次过来,说话客气,也懂眼色,很知分寸,那边没有仆人,也没有炭火,小果儿不愿意待,钻空就往施老夫人身边跑,主屋暖和,穿一件薄衣裳还能玩出一身汗来。

施老夫人的病倒一直不见好,每日常咳嗽,夜里喉咙里轰隆轰隆堵着痰。

田氏贴心,在外头寻了不少偏方,说能治施老夫人这病,又能给施老夫人说话解闷,施老夫人也愿意多见她,后来田氏也常过来,但说话办事都很知分寸。

有一日众人聚在一处,施老夫人见芳儿穿着件半旧不旧的衣裳,在冷天里略有些单薄了,却衬得她身条纤细,两颊冻得通红,更显楚楚可怜。

施老夫人向姜云韶道:“也该给你妹妹添几件厚衣裳,也花不了多少银子,你既然掌着家,枝枝节节都要照料到。”

姜云韶话慢了半拍,芳儿连忙解释:“二姐姐送了好几件冬衣来,只是我想着这里暖和,不耐烦穿那么厚,索性穿着家常的衣裳过来玩,又在湖边走了一圈,沾了些冷意。”

她搓搓手,嫣然一笑:“老夫人错怪二姐姐了。”

“这时候受了风寒可不好,来炉子旁坐罢。”

这日回去,姜云韶又送了些冬衣、炭火往蓝家去,孟星河见她如此,道:“这就不必了,没把她们冻死就是大发慈悲了。”

“天这么冷,那边日子也不好过,万一惹出病来就不好,等蓝表叔回来也不好交代了。”

蓝家收了东西,芳儿还特意来了榴园一趟,又是致歉又是感激,姜云韶留她喝茶。

说起来,她们姐妹两人也生分很久了。

其实芳儿倒是很易相处,性子活泼,进退有度,说话一点就透,后来闲来无事,芳儿也能来榴园少坐一会,留的时间都不长,恰恰好一盏茶。

年节将至,掐着日子,蓝可俊也该回来了。

施老夫人的病倒一日重似一日,翟大夫每日都来,汤药每日也喝,药里也慢慢吊着人参这样的补药,但总不见好转,不知道捱到来年春暖花开会不会更好些。

年根底下,施老夫人招孟星河说话,说的是一桩事。

“你说要往金陵去,老婆子倒觉得大可不必,毕竟施家的根在这儿,祖母替你想个主意,你把当日那周荣找回来,再给甜姐儿找一双亲生父母,安个名字和出身,把她在外头藏几年,等这些事儿都淡了再来打算,若要接回来也使得,家里这些仆婢都要换一换,但也少在外抛头露面,若不接回来,在外设个宅子住也使得。”

孟星河听罢,许久不语,最后轻轻叹了一声:“祖母愿意二妹妹做妾,昔日对她的那些疼爱也是假的。”

“其实何必绕这样大的圈子呢,我有个更简单的法子。”

他粲然一笑:“把当年替我接生的那个产婆找回来,给她一笔银子,让她说,当年给给哨子桥下的施家接生,其实是个足月的婴孩,只是母体羸弱,孩子瘦小,抱出来好似不足月一般。”

施老夫人愣了许久,突然失声。

“很多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一个美貌孤苦、还带着一匣子珠宝的女子,遇上了一个小小的贩药客商,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作主张结为夫妻带回家来,很快新妇肚子就有喜,这妇人也大方,用自己的体己钱给夫家买了铺面、修了房舍,雇了奴仆,日子过得蒸蒸日上,不仅如此,还贤惠大度,丈夫在外头寻花问柳也不闻不问,还主动替丈夫纳妾,一连娶了两个如夫人进门。”

“虽然纳了妾,这夫妻两人关系却一直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接生的稳婆,都是这丈夫去远处寻的,只是父子两人关系却一直不算亲厚,大家都道是父严子孝,其实夫妻两人和这孩子都心知肚明。”

“一个商贾之家,这正妻娘子不管庶务,一心执着于自己的孩子进学念书,以后科考登仕,最好连中三元,光耀门楣,至于是光耀谁家门楣,这倒不好说。”

“这孩子自小就知道,这家里人除了母亲,其他都不是亲的,更别提这什么弟弟妹妹,都是共住一个屋檐下的外人。”

“祖母觉得这法子如何?”他将茶盅搁下,看着施老夫人,“别提什么伦理纲常,闲人碎语,他压根没想过这事。”

施老夫人抖着唇,说不出话来。

第70章第70章

施老夫人从来没有这样的脸色, 屋里那么热,面上却冰冷发青,蜿蜒的皱纹仿佛在脸上爬行, 干瘪的唇也抖着,却又极力绷住不动, 企图维持那慈祥的表象。

年岁大了, 风风雨雨多少经历过些,腌臜事也见过不少, 年轻时候还想计较, 到老了, 只想和稀泥, 做人啊,其实难得糊涂。

那都二十年了。

当时也不是没怀疑过, 儿子南下贩药, 回程就带了人回来, 在跟前喊娘, 看那女子衣裳虽是普通, 但那容貌、身段、手足,明显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 性子却是柔顺恭谨, 在家住了些日子,就怀了身孕。

那时候施老夫人也还算年轻,心中觉得古怪, 掐算日子, 心生疑窦,在儿子跟前问些事,做儿子的信誓旦旦, 只说做母亲心眼多,半途上两人已私定终身,这孩子就是施家的。

而且这儿媳妇是真没得说的,把施家的脸面都挣出来了,旁人都说娶了个贤妻回来,相貌品性俱佳,头胎便是个男孩,又给家里添了财,但凡只有有人说起,没有不羡慕的。施老夫人心头那一点嘀咕也渐渐消逝,后来家里日子过得更好,实在是顺心顺意,这样贤惠的儿媳,自己生了病,还替夫君纳妾,家里人越来越多,日这事也就过了,这长孙好得不像话,她心头喜欢,把这事都忘了干净。

孟星河的这一番话,施老夫人连反驳都不知从何而起。

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施老夫人眼里有泪,枯着嗓子问他:“你爹你爹他”

他笑容有些讽刺:“这客商自己选的路,养一个没血缘的孩子,能娶一个美貌妻子,还白赚那么多钱财,又不妨碍自己绵延子嗣,这么划算的买卖,谁不愿意?就连当年接生婆子那番话,都是他教说出来的。”

鬓发花白的老妇人闭目,流出两行浊泪。

“孙儿也只是出个主意,祖母若不太喜欢,那就权当个笑话听。”孟星河双肘撑在椅上,十指交叉,垂眼看着自己一双手,皮肉下浮着的微青经脉,“孙儿只有一个名字,叫施之问,这家里人都是孙儿的至亲,相处多年,孙儿都要照应、要顾及,不然怎么对得起九泉下的爹娘。”

“金陵那边,有些新营生可以做,先前陆陆续续准备了一些,还等着孙儿去筹划,等天暖和了,就带着二妹妹动身。江都这宅子和生药铺都是祖产,就给喜哥儿留着。”

一席话毕,孟星河看着施老夫人,温声道:“孙儿一直用这句话劝您老人家。您年岁大了,家里的事情不必操心,只管每日多进汤饭,含饴弄孙,悠闲度日。孙儿和二妹妹都真心孝敬您,盼着您能长命百岁,看着喜哥儿长大成人祖母这么通透的人,很多事情也能想得明白。”

他朝着施老夫人揖礼:“孙儿言尽于此,就不叨扰祖母了,如果祖母有话,尽管传唤孙儿来。”

施老夫人眼睁睁看着他走出去。

她做了二十年的祖母,一半的慈爱都托付在这孩子身上啊到头来啊,这家里造了什么孽啊

她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又图什么

屋里传出一串咳声,孟星河未做停留,径直走出去。

去的是见曦园。

见曦园、虚白室,都是另一处深深宅院的复刻。

好笑吗?

就像空中楼阁一样虚渺。

胎儿那么小,一碗堕胎药就可以结束的故事,那个琴娘完全可以另寻个出路,为何执意要生他?

既然选择生下他,又找了个男人依傍,那就隐姓埋名,忘却前尘往事,过平常的日子就好,让他做普通人,家长里短,也能享受几分烟火尘世的乐趣。

为何要斫木一样塑造他,日复一日,千次万次,耳提面命,苦口婆心。

“那个人虽然聪明,但他心术不正,作恶多端,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被世人唾骂,臭名昭著。你万万不可学他这点,不然下场也和他一样要当个正人君子,清清白白,受人尊戴,切莫走上歪路。”

“你要学他的好,他博学多才,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文章诗词信手拈来,有胆有谋,又仗义疏财。”

他能看见他母亲瓷白病弱的脸上,恍惚的、迷恋的光彩。

“母亲是要把我变成他?一个不一样的他?”

“你生得像他气度、神采都一样”临终前,她凝视着他的脸,“你要样样比他好”

“他知道我的存在吗?”

她虚弱一笑,摇摇头。

“我嫁到施家,也把你带进来,你只有施之问这一个名字那边每年你记得去看看”

孟星河在见曦园坐了许久。

这儿是吴大娘子画地为牢的地方。

青柳过来奉茶,他问她:“这屋里如今只剩你一人?”

青柳“啊”了一声:“二小姐新送过来两个婢女,帮着婢子做些洒扫整理的活。”

他复闭上眼,点了点头。

这夜燕好时,姜云韶觉得他有些奇怪,蛮横又急躁。

不在床帐内,他把她摁在春凳上,眼神炽热犀利,要吃人似的。

四角的灯明晃晃照着屋子,到处是影子:墙壁,画屏,砖地,镜架,绢窗,重重叠叠,眼花缭乱。细绒绒的发,深邃眉眼,起伏的侧颜,玲珑的腿足,挺拔的肩脊好像他们的七魂六魄打碎在各处,零零碎碎,四处游走,灌满整间屋子。

他极专注,只管盯着那处看,繁花靡乱,深红浅绯,潺潺涓涓,嫌这屋子不够活色生香,把一点甜腻的声响故意放大,妖冶魅惑,荡来荡去,始终落不下来。

姜云韶面红耳赤,紧紧抓着他摆弄自己的两只胳膊,指甲抠在皮肉里,喘了又喘,水润润地喊了声哥哥,被他半抱起来,他泛红的眼尾也异常妖艳,眼神游离在她脸上,指尖轻轻点:“我在这儿”

她已然化作一滩水,红唇咻咻,媚眼如丝,说不出话来。

“妹妹是专来送给我的。”

她的际遇,其实也和他有关。

没有他,吴大娘子不会嫁给施存善,施家未必是现在这个施家。施存善只有云绮一女,听见姜云韶喊爹爹才怔住,正是勾起了内里的心事,才会把母女两人带离吴江,到后来王妙娘怀胎,才真正被施存善接到家里来。

因缘际会,命运流转,两人早已相连在一起。

我以为只有自己踽踽独行,未料到身边还有同伴。

姜云韶察觉他恣意纵情外的一丝愁闷,小心翼翼贴上去,搂住他的腰,气息不宁:“你怎么了?”

他喉结滚动,还闭目沉浸在欢愉里,将她捞进怀中,用自己的体温熨帖她的身体,探出一手,去衣物里捞一方帕子,擦拭两人的身体:“去祖母那坐了会,又去了见曦园,想起我母亲。”

吴大娘子已经病亡六七年了,她问:“你思念她吗?”

他反问她:“你还记得她么?”

“依稀记得,她容貌很美,肌肤白如透明,人也很温柔,对我也很好。”她见他沉默着,“我常羡慕哥哥有这样的娘亲。”

“她自然是很好,只是对我太好了些,太看重我”

姜云韶想起当年他那种空白又冷漠的神色,问:“你不喜欢她么?”

“我倒宁愿她没生下我来。”他漠然道,“她只为我而活,我好像也是为她活着”

“你觉得大娘子对你太严苛了么?”她仰头看他,“可天下父母不都是这样吗?”

他揉揉她的发,她没有被爹娘正儿八经教养过,却生得这么好:“如果换你做母亲,给你一个孩子,你要怎么做呢?”

姜云韶似乎僵住,并不吭声,良久道:“我不想生孩子,我讨厌孩子。”

他将下颌搁在她毛茸茸的发顶,一下下抚弄她单薄的脊背,良久问:“为什么?”

“孩子都可怜,被抛弃、被卖、被骗、被嘲弄,被随意教养。”

孟星河将她的脸扭过来,亲吻她脸上的冷意:“因为你就是那个可怜孩子。”

吻越来越炙热,烫得她脸颊复又绯红,她眼睛湿漉漉,显然蓄着泪,微凉微咸,他伸舌轻轻舔舐眼角,尝尽了滋味,滑到她耳上,顺着耳廓钻进去,她脑海里都是那黏腻的水声,水波一样,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次日两人听圆荷说,昨夜施老夫人咳出了半盅浓痰,姜云韶和孟星河都去看了,请了翟大夫来。

痰倒是清了,又换了个药方养着,施老夫人扶着圆荷起来,还喝了一碗粳米粥,喜哥儿在一旁玩着,施老夫人虽气色不好,精神瞧着倒是好了许多。

看见孟星河和姜云韶,施老夫人神色不变,招呼人奉茶,又和兄妹两人说话,不过是每日里的嘘寒问暖,姜云韶似乎品咂出一点疏离之感

她以为祖母这点疏离又是冲她而来,早早借口走了,孟星河仍留着,施老夫人神色淡淡,搂着喜哥儿和孟星河说话。

“你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我是管不得的。”施老夫人叹道,“这个家就这样吧。”

施老夫人彻底妥协了。

姜云韶回了榴园,前院婆子过来领事,捎了包新鲜核桃肉过来,说是家里弄出来的,拿些给二小姐尝尝鲜。

那核桃肉用白色的帕子包着,那婆子拆开来,捧在姜云韶面前:“二小姐瞧瞧,干净得很。”

姜云韶瞧见那递到眼前的东西,帕子一角隐隐约约绣着东西,瞟了眼那婆子一眼,将布巾托到手里来,见上头绣了一盏酒杯。

“哪儿来的核桃肉?”

“家里一位亲戚家弄的。”那婆子笑道,“府里的主子们平日吃惯了油水,偶尔吃吃这个,也觉得有点滋味。”

“多劳,让你们费心了。”姜云韶赏了一点碎银子,“也替我谢谢你家那位亲戚。”

婆子笑道:“哪里哪里”

姜云韶把核桃肉用盘子盛着,仍把那帕子还了回去:“这帕子上绣的东西倒是少见,心思妙极,也是那位亲戚的么?”

“是哩。”

“这样巧的手,当个绣娘也使得。”

“她倒是想来,有心寻个地方依附,只是不太方便进府。”

姜云韶哦了一声。

她从被孟星河从金陵带回施家后,再也没踏出家门半步。

隔几日,蓝可俊又归家回来过年,这回当然意气风发,昂首挺胸进了家门。

第71章第71章

蓝可俊从济宁回来, 标船在江都码头停留,一是回江都家中过年,二是将平贵遣了, 另雇了个新伙计上船管事。标船委托给新管事往瓜州去运粮,几日后再折回江都把蓝可俊捎走。

这一趟许是赚了不少银子, 蓝可俊身上的衣裳都是上等袍料,到了家,先让酒楼送一桌好酒好菜给自个受用, 田氏见他握着酒盏怡然自得, 忍不住埋怨:“你在外头倒是志气了, 把我们娘几个扔在家里。”

蓝可俊从怀中掏出一封银票,塞到田氏怀中, 也招呼妇人女儿上桌吃菜:“我也是为了这个家打算, 你们等着,左右就这些时日,总有你们享福的时候,给你们买宅子, 买奴仆,让你们也当当大家里头的夫人小姐。”

田氏收了银子,自然欣喜,斟酒挟菜, 芳儿不屑扫了满桌酒肉,冷哼一声:“父亲也只有在眼前才想起娘和我们,不在跟前,便把我们都抛之脑后。”

她甩手,径直往外走了,蓝可俊在身后唤她:“哪儿去?”

芳儿不理, 田氏道:“她去榴园坐。”

”这丫头何时和榴园交好?“蓝可俊诧异。

“谁知道她心中怎么想的,总喜欢往那二小姐身边去。”田氏在桌边坐下,问他,“你这出门一趟,又走了两个多月,赚了多少银子?”

蓝可俊惬意呷了一口酒,眯着眼:“几千两,钱都还在钱庄里,过些时日兑出来。”

田氏听他说话,大吃一惊:“这营生有这样大的赚头。”

“妇人家懂什么这还算是少的呢,在瓜州运了一批香料上去。”蓝可俊慢悠悠道,“朝廷一年里,满天下的商税,统共也才20万两银子。但就单单这运河上来往的棉布,每年货值至少也有五十万两,更别提那些木材、粮食、盐、铁,这税若是正儿八经收起来,河里也能捞出五十万两银来,这些钱都上哪儿去了?”

他拍拍自己的口袋:“地方衙门、各道府、王公权贵、巨贾富商,剩余的一点零头,才落到我们这种人口袋里,几千两几千两也就是天上落雨的一滴水。”

边吃边叹,夫妻两人把这顿酒喝罢,蓝可俊又腆着肚子出了家门,径直往丹桂街去,入了盼盼房中,颠暖倒凤自不必提。

酣畅过后,盼盼起身要汤水梳洗,一边笑和他说话:“你可知你那老相好,近来闹又出了一桩事。”

“哪个老相好?”蓝可俊笑道,“我老相好,可不就是你。”

“你倒是翻脸无情。”盼盼睃他,“那个雪姐儿。”

原来是雪姐儿。

提起此人,蓝可俊鼻子里哼了一声:“她如今另攀了高枝,我是不敢和她攀交情。”

“你如今想攀也使得。”盼盼笑道,“她不是自赎了身,傍了个官人过好日子了么,上个月替人家生了个儿子。”

“这孩子刚出娘胎,就被那家老夫人抱到自家去养了,后来不知怎的这孩子又被送了出来,说这孩子的相貌既不像父、又不像母,他们想出个滴血认亲的法子,验下来竟真不是亲生的。这家人气极,把雪姐儿和那孩子一道赶了出去,如今雪姐儿走投无路,居人篱下,靠昔日旧友的施舍过活,这过年过节的,也真是可怜。”

她推搡蓝可俊:“你若想重温旧情,也使得,给那孩子当个干爹,也是功德一场。”

“敢情你们都把我当冤大头看待。”蓝可俊鼻子里哼气,起身穿衣,“这大可不必。”

盼盼见他扬着袖子带气走了,对镜仔细扶了扶鬓角。

年根里热闹,施老夫人精神眼见着好,饭菜也能多吃几口,说话也多几句,夜里睡得也安稳些。

云绮带着自己婆婆和小姑子回家来看祖母和桂姨娘。

她唧唧喳喳倒是很爱说话,方夫人和方小妹都不算是热闹性子,满屋人都听着她说话,一会说想祖母,一会说想家里。

自己家里人更少些,清净,不若施家热闹,方小妹每日都跟着母亲针线,或是跟着哥哥写几个字,她这个当女主人的,除了家里那几个婢子,真没有可以玩闹的人。

好在方玉还在家里,云绮黏着他,每日里也能念两句诗,写几个字。

云绮自小是跟着孟星河的,吴大娘子请人教导孟星河,云绮少不得也耳濡目染一些,底子说起来比姜云韶还强些,方玉见她也有些可取之处,每日也能教导几句。

有方玉和方小妹在一旁,性子倒是养好了些,说话也能好听些。

况家那边,苗儿也打发小丫鬟来给施老夫人请安问好,她肚子大了,如今走得也累,总要歇着,况夫人看中,不许她随意外出,有事只打发家里人来说话。

跟况家小丫鬟一起来的还有巧儿呢。

巧儿也算是当初姜云韶和张圆的“鸿雁信使”,私下见了姜云韶还有几分尴尬在,但施家的园子也是她一手创建出来的,很爱往施家来。

姜云韶带她去园子里玩,恰好也遇见云绮带着方小妹去水榭坐。

巧儿和方小翡年岁也差不多,倒是一见如故,两个小姑娘笑声清脆,从水面传出去,飘了许远。

晚间姜云韶和孟星河说起此事,孟星河笑道:“我和方玉坐在宴楼了,怪不得一直听见笑声传过来。”

姜云韶道:“苗儿姐姐还有一两个月就要生了,我也做了几件小孩子的衣裳,想去看看她。”

她这几个月一直在家里,别说出门闲逛,连寺庙烧香都未去过。

“也该去看看。”孟星河将手中书卷搁下,“这阵子家里总不得闲,祖母也病着,况家那边总打发人来,我们一直未回过礼。”

“我一个人去也有些不太好,哥哥一起去么?”

他偏首想了想:“这是内宅的事情,我去了反倒奇怪,你们姐妹见面正合适。”

姜云韶点点头:“那我把田氏和芳儿也带着。”

孟星河提点她:“况家看的是施家的面子,你这时候把蓝家人带着,反倒不好。”

她轻轻哎了一声,有些闷闷地皱着鼻头:“我只是去看苗儿,怎么把施家和况家、蓝家都带上了。”

“人和人交际,都是沾着利弊的,都是家来家往,不然怎么叫一家子呢。”他揉她的鼻尖,“把喜哥儿带上吧,你们姐弟两人作伴。”

姜云韶懒懒倚在他身上,嗯了一声。

次日家里备车,姜云韶带着喜哥儿去看苗儿,又精心备些礼,送了况家。

回程途中,喜哥儿闹着要吃外头的栗子糕,马车拐了个弯,去了趟糕点铺。

姜云韶留着婢子们在车上等着,带着喜哥儿和宝月下车去买糕点,瞥见一旁藏了个人影。

宝月领着喜哥儿进了店门,姜云韶略往旁站了站。

两年不见,王妙娘相貌未变,略憔悴了些,衣裳也是旧窄的样式,看见姜云韶来,沉寂的眼里闪了下。

姜云韶叹了口气,问她:“那些首饰都当完了?”

王妙娘也问她:“你怎么没嫁成张家?”

她们两人命都不太好。

王妙娘苦笑一声:“都当完了那个桂郎我如今和他在船上过活,日子不太好过。”

“你要不要再回施家?”姜云韶问她,“现在施家不是过去那样的。”

“我听说了”王妙娘回道,“回施家日子也就那样我小酒,你把我剩下的那些东西给我吧”

\"你还要跟桂郎再过下去?\"她讶然,“他非但没给你好日子过,还把你的钱都花光了”

“他对我还是好的只是管不住手要去赌坊,赢了也给我买花买首饰,只是运气常不好”

姜云韶心中五味陈杂:“喜哥儿你就不要了?”

桂姨娘叹气:“他跟在你身边,比跟在我身边要好得多了我走时,屋里还留着不少东西,也值不少银子眼下就要过年了”

姜云韶心冷:“我知道,我都替你收拾好了,就等着你回来讨。”

身后喜哥儿在叫姐姐,王妙娘猛然往旁侧一藏。

“姐姐在和何人说话?”喜哥儿问。

“只是个问话的路人。”姜云韶牵他的手,“走,我们回家去。”

姜云韶让宝月找出了立柜深处藏的两个妆匣盒子,盒子上了锁,蒙了不少灰尘。

孟星河见主仆两人翻箱倒柜,把这两个匣子擦拭干净,搁在妆台上,姜云韶又从匣子内翻出一张清单来。

“是那年,哥哥帮我从祖母那取回来的,王姨娘剩下的一些首饰物件。”姜云韶也不避讳他,“一直收在房里,差点忘记了。”

她当时还一项项都列了单子,俱是些大件惹眼的、不好处置的物件,还有几封绫罗缎子。

姜云韶见他目光,抿了抿唇:“我已经见过王妙娘她日子过得不太好问我讨这些东西”

孟星河嗯了一声:“她手边怕是没银子使了吧。”

当铺里七七八八收了王妙娘好些件首饰,姜云韶不愿他挟制王妙娘,他也未放在心上。

“她托了个有旧情的婆子来传话,我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实在不忍她受苦。”姜云韶心中微有忐忑,将手头的清单递给他,“大哥哥我想把这些找个时机再送给她”

孟星河瞟了眼那单子:”这只怕是个无底洞。”

“也不是现在给她。”姜云韶掀眼,有事求他,“她宁愿在外受苦,也不愿意再回施家,怕是被那桂郎缠得鬼迷心窍,大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想想法子,把那好赌的桂郎从她身边赶走?”

“你占了好人,这个坏人让我来当?”孟星河这才明白过来,似笑非笑道,“你这心眼,怎么这样坏。”

“等那桂郎走了,我再劝她、再劝劝祖母,让姨娘回来,总这样在外漂着,我心头不安,看着喜哥儿也难受”

孟星河没有不应的道理。

这个年节起初过的尚且平顺,施老夫人身子一日比一日见好些,天气还算暖和,一家人拥着施老夫人还去园子里看了一回雪中梅景,也算是其乐融融。

哪知新年一至,就有衙差拿着牌票,来敲蓝家的大门,蓝可俊还在家中喝酒,就被官差捉住,套了枷锁,被衙役牵去。

蓝家满门都是第一次见差人上门,俱是胆战心惊,目瞪口呆,蓝可俊连声喊冤,求饶作揖,不知哪里出了岔子,那差人用铁链拴了便拖走,田氏跌跌撞撞跟在后头发问,塞了银子,那差人才说,是市舶司抓人。

小说《要命了!娶我后病秧子长命百岁》 真千金成了世子爷的掌心宠第128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