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惊涛骇浪王一琨
王一琨廖部长陈晓琪小说叫什么_惊涛骇浪王一琨小说

惊涛骇浪王一琨天下南岳

主角:王一琨廖部长陈晓琪
主角叫王一琨廖部长陈晓琪的书名叫《惊涛骇浪王一琨》,本小说的作者是天下南岳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他,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凭着扎实的专业知识,无数奇遇,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抱得美人归。...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3-21 16:51: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在廖老的坚持下,许一山没好意思再推辞。

书记县长都有重要会议,脱不开身陪廖老。在门口话别的时候,许一山主动伸手去与书记县长握手。

书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走开,似乎没看见他伸出的双手。

县长见状,连忙主动去握了许一山的手,充满感情嘱咐他道:“小许,洪山镇是我们茅山县大镇。你去后,要主动与上下级搞好关系。你们团结了,工作就能上一个台阶。谨记谨记。”

许一山认真说道:“请县长放心,我许一山绝不会丢您的脸。”

有廖老出面,组织部派了一个副部长过来陪同。

廖老要求与许一山同车,许一山没推辞,上了廖老的车。

从廖老提出送他赴任开始,许一山就感觉自己踩在一块云彩上。

廖老是谁?堂堂一部长,别说一个洪山镇,就是市里省里,他跺一脚也能颤三颤。

老部长亲自送他赴任,试问整个茅山县,谁有此殊荣?

车出县委大院,许一山一眼便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警车。

警车边站着一个笔挺的男人,看到他们车来,举手敬了一个标准的礼。

随车的秘书介绍道:“这位是县公安局副局长魏浩同志。听说您要去洪山镇,他亲自过来给您保驾护航。”

廖老摆摆手道:“别搞那么复杂,请他们回去吧。”

秘书为难道:“这是县里的意思,也是魏浩同志主动要求的。”

廖老脸一沉道:“这不是劳民伤财吗?我说不要就不要。让他回去,他的职责不是保护我一个人,而是该去保护广大的人民群众。”

见廖老生气了,秘书赶紧让司机停车。

他下去车,走到魏浩面前不知与他说了什么,只见魏浩一边点头,一边夸张地笑。

秘书回来,魏浩也上了他的车,拉着警报扬长而去。

廖老摇摇头叹口气道:“这些人就喜欢搞形式主义。他们不知道形式主义害死了多少人啊。”

许一山解释道:“这是我们县里对您的尊敬。没有您当年的流血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啊。”

廖老笑而不语,突然问他道:“我那天看你给小雅他们敷药和喂药,你能告诉我,那是些什么药吗?”

许一山心里一动,讪讪笑道:“那是我家父自己研制的土药丸,上不得厅堂的。”

廖老正色道:“错,有效的东西就是好东西。我听小雅说,你哪药敷在她身上后,就像遍体吹了凉风一样,很有疗效嘛。当然,这次小雅吃了苦了,这不,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许一山诚恳说道:“确实吃苦了。可惜我不是医生,帮不上忙。”

车出县城,路边又看到有警车闪着警灯等在路边。

廖老不高兴地皱起眉头,问秘书道:“这搞什么鬼名堂?不是说了不让他们跟着去吗?”

秘书苦笑道:“我说了,可是他们不听,我也没办法啊。”

廖老便不作声了,微微闭上眼睛假寐。

许一山更不敢说话,他努力将身体躲往一边,尽量不与廖老身体接触。

洪山镇在县城南边,出了县城二十多公里就到。

通往洪山镇的路是一条宽敞的水泥路,这条路曾经作为茅山县的样板工程上过市里的日报头条。

许一山看着宽敞平坦的路,心里立马将它与通往老家古山镇的路联系了起来。

去古山镇的路,狭窄而坎坷。

过去县里几次出规划要将路面拓宽硬化,终因资金跟不上而一直停留在图纸上。

茅山县每年的财政收入不高,仅仅能满足全县的需要。

茅山县属于山区小县,几年前还带着贫困县的帽子。

黄山上任书记后,彻底将贫困县帽子摘了下来。但老百姓感觉却没多大变化,该没钱还是没钱。

财政紧张,自然顾不上修路。以至于通往古山镇的路,一路坑坑洼洼,晴天满天灰,雨天一路泥。

廖老闭着眼问许一山:“小许,听说你是学水利的?”

许一山轻轻嗯了一声道:“是,我是水利学院毕业的。”

“你对你们县里的水利工作有什么建议啊?”廖老饶有兴趣地问。

许一山已经知道廖老是水利部门的老人,他前辈子扛枪,后辈子拿笔,一直奋斗在全国的水利战线上。

全国最著名最重大的水利工程图上,都有廖老签下的名字。

行家面前不说假。许一山诚恳说道:“要说建议,我还真说不好。茅山处于亚热带雨林地理位置,降雨量大。境内河流众多,水土流失严重。我勘查过全县28条河流,最大的河是流经洪山镇的洪河,全长35公里,汇入洞庭湖,流进长江。”

“最短的河是古山镇的古山河,全长十公里,灌溉面积却有万亩。但古山河在枯水期是没水的,古山水库关闸后,河便断流。”

“其他河流,大多是湘江支流,流经面积受地理位置影响,各有不同。”

“28条河流,经常出现洪涝灾害。最严重的一次是洪河决堤,造成人口死亡十余人,经济损失上千万的后果。”

廖老突然睁开眼问:“到底死了多少人?”

他口气听起来很严厉,让许一山心顿时像擂鼓一样的跳。

他迟疑着说道:“县里材料上说,死十一个人。”

“数据真实?”

“应该真实。”

许一山心虚地笑,小声说道:“您觉得不止?”

“我若相信他们报告上的数字,这天底下就没冤魂了。”廖老叹口气道:“当然,这也不全怪他们,有时候他们也是没办法,毕竟,头上的乌纱帽比什么都重要啊。”

让许一山吃惊的是,洪山镇党委书记叫什么,哪里人,他倍儿清楚。

来之前,陈勇私下与他说过,洪山镇党委书记段焱华是个脾气很怪的人。他年龄并不大,但能将洪山镇治得服服帖帖。这几年的经济工作搞得也很不错,是个名副其实的大镇。

前年,县里将洪山镇列为常委镇,意思就是洪山镇的一把手由县委常委担任。

这样一来,段焱华就有了个常委的身份,比县委办主任陈勇还要高一个级别。

陈勇提起段焱华的时候,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

许一山当时也没多想,心里就一个念头,既然是人家的手下,听话,多干事,关系自然就会好起来。

然而,让许一山意外的是,段焱华与廖老居然是熟人。

小说《惊涛骇浪王一琨》 第18章 他们是熟人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