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现代都市 > 正文

傲娇徒弟太凶残(浅陌曲魂)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巨推小编巨推小编 2018-09-25 16:50:17 19706

《傲娇徒弟太凶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傲娇徒弟太凶残 或者书号:1446 即可阅读全文

傲娇徒弟太凶残

傲娇徒弟太凶残

分类:现代都市主角:浅陌曲魂

《傲娇徒弟太凶残》小说简介

主角叫浅陌曲魂的小说是《傲娇徒弟太凶残》,是作者姜茶不甜创作的异能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滴答滴答的雨声在两人身旁响起,仿佛抗议着两人的沉默,过了许久,想感应到什么,墨千成突然停了脚步,像往常一样在雪戬的额前一吻。此刻,却多了一个动作,他把雪戬抱在怀中,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轻轻在雪戬耳边...

《傲娇徒弟太凶残》 第十五章 获救 免费试读

滴答滴答的雨声在两人身旁响起,仿佛抗议着两人的沉默,过了许久,想感应到什么,墨千成突然停了脚步,像往常一样在雪戬的额前一吻。

此刻,却多了一个动作,他把雪戬抱在怀中,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轻轻在雪戬耳边道:“雪戬,以后要好好的活下去,我墨千成绝对不会找错自己的妻……”

陡然间,雪戬再也藏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以为她的泪在墨城成为一片废墟时,早已经流干。

抱着她的身体渐渐分离,化作水珠,向白~虎岭飞去,而墨千成的魂魄看了雪戬一眼后,也向曲魂所在的方向走去。

雪戬双膝跪地,让雨水淋在自己的脸上,她以为这几年都相安无事,是天忘了她,没想到都是她奢望了,那些人,哪懂得人间的情爱?

当浅陌和曲魂来到她的面前时,她已经再次变成了自己本身的模样,望着她们的眼神,连眼底最后的一丝光亮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片死灰。

在雪戬身后,飞身而来两个天兵,“雪姬公主,请随我等回天界问罪。”

雪戬也没回话,惨笑一声,从地上站起身来,在临去之前,对浅陌淡淡道:“前辈……雪戬虽不知您是何人,可冥界之主都要唤您一声‘大人’,这六界之中的‘大人’只怕就只有那一位了,望您……好好珍惜身边的事……或人。”

后面的两个字她说的极低,也不知浅陌有没有听到,可听不听得见又有什么关系?说到底,她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这位大人害的。

说这些,只是可怜那个小子。

被天兵架在半空中,看着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墨城尽数化作水珠,涌~向了白~虎岭,雪戬心中的某些东西也悄然崩塌。

“夫君……雪戬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无论发生何事!”

因为墨城已经消失,被关着的谦歌也不再被困住了,爬出了废墟,正在寻找着浅陌。

浅陌不知雪戬的那番话有何意,想着刚刚天兵称呼的‘雪姬公主’,她的眼前突然浮现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那是在几万年前,她去了一趟天界,在下界时,却有一个小女孩偷偷摸~摸地跟着她。

后面,还是有人寻来,把小女孩带走了。

那小女孩是天帝最小的女儿,天界人人称之为雪姬公主,名雪戬。

“原来是她……”难怪这城中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妖气。浅陌望着天边,神情恍惚,心中一片惆怅。

“大人,那好像是天界的小公主!”曲魂收了收魂袋,皱眉道。

浅陌应了一声,捡起地上的一块玉佩,抬步去寻找谦歌的踪迹。

刚开始她虽然不知道谦歌在何处,可她感受得到谦歌的气息,也不知道这墨城消失,对谦歌有没有影响?

曲魂见浅陌要走,又唤了一声,浅陌停了脚步,不知曲魂有何事,故而转过头看着曲魂,想看看他想说些什么。

看着这样的浅陌,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被曲魂咽下去了,换了一句:“若是无事,曲魂便去人间收拾逃逸的鬼魂了,还望大人事事小心。”

浅陌对着他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浅陌远走的背影,曲魂不知这次的事情对他来说是福是祸。

魂魄逃脱,无外乎会扰乱人间的秩序,这对冥界来说,是失职,可他就因为收魂袋被盗,才会来到这里,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其实,他刚刚想问的是浅陌为什么会在此处,来此处有何事。

在他的印象中,这几万年来,除了那一天,浅陌是不会下矶山的。

可他没有胆量问,他怕问了,那人也不会回答他。

想着自己还有祸事没有解决,向浅陌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曲魂离开了墨城。

拿着玉佩的浅陌感受着谦歌的气息,最终在王婆子所住的茅草屋的后方看见了谦歌的身影。

谦歌从废墟中~出来之后,发现只有这一处看起来还算完好,以为师父在这处,便来了,哪只师父并不在,当他抬头之时,却看见了自己时刻想见的人。

“师父……”在看见浅陌的那一瞬,谦歌眼眸极亮,激动地大喊了一声,便向浅陌跑去。

直到来到了浅陌身边,他的心还在砰砰直跳。

浅陌看着眼前脸上、手背上都是血的谦歌,缓缓地把谦歌拥入了怀中,“为师没有及时去救你,你受委屈了!”

谦歌还处在被浅陌拥入怀中的震惊之中,根本没有听清浅陌说的什么。

直到浅陌放开了他,他才回过神来,心中却是雀跃不已。

放开了谦歌的浅陌表情还是淡淡的,望着眼前的茅草屋,心中默念道:婆婆,您可以瞑目了。

把手中的玉佩递还给谦歌,浅陌转过身,向白~虎岭的方向走去。

谦歌几乎是用‘夺’的接过浅陌手中的玉佩,当雪戬拿走这块玉佩时,他以为再也找不回来了。

脚踩在废墟上,嘎吱作响,谦歌一个箭步跑到浅陌的跟前,睁着发亮的眼睛,看着她,信誓旦旦道:“以后,我一定不会弄丢它的。”说着举起手中的玉佩,在浅陌跟前晃了晃,然后一溜儿跑开了。

浅陌望着那跑开的身影,笑了笑,其实,对于谦歌把玉佩弄没弄丢,她并没有那么在意,送给了他,便是他的东西,和她说个什么劲?

再把目光移到一旁的废墟上,浅陌眯眼看着从淮城赶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她想,那妇人所说的天神娘娘大概就是雪戬吧!

那个时候雪戬悲痛欲绝,想必在施法时没有顾忌旁的,却被人看了去,加上之后墨城在外界看来,都是一片繁华,便想到了天上的神仙,给她取了个好听又神圣的名字。

“师父,快走啊!”谦歌的声音使得浅陌回过神来。

她闻声望过去,只见夕阳下一袭黑衣的谦歌满眼笑意地正望着她这边,余辉在他身后染红了整片天空,这样的景象印入了浅陌的眼底深处,在以后很久很久的日子,她都没有忘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