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

朝堂有佳人全文免费阅读(江夏堇林越帆) 完结版

2019-05-26 13:48:27   编辑:巨推小编

《朝堂有佳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朝堂有佳人 或者书号:4833 即可阅读全文

《朝堂有佳人》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江夏堇林越帆的小说是《朝堂有佳人》,是作者卿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殿下?你这是干嘛,”杨柳把我从桌子上捞起来,“马上就可以收到很多礼物了,你不开心吗?往年几位……”她的声音猛然消失,“殿下……”我挥挥手,其实也没什么,刚刚离开万剑阁没多长日子,十六年的记忆又哪里能...

《朝堂有佳人》 第3章 作乐寻当年美味 免费试读

“殿下?你这是干嘛,”杨柳把我从桌子上捞起来,“马上就可以收到很多礼物了,你不开心吗?往年几位……”

她的声音猛然消失,“殿下……”

我挥挥手,其实也没什么,刚刚离开万剑阁没多长日子,十六年的记忆又哪里能那么轻轻松松地被抹掉?人嘛,又不是一块石头,我这几天也会一睁眼,以为我自己尚在碎玉山万剑阁,屋子外有几位师兄姐在练剑。

可是,总会被叮叮咚咚的珠钗碰撞声拉回现实。

“殿下,您不要难过。”

我不难过,我只是有些遗憾。本来还想着着来年开春的时候去山顶那个老树上摘果子吃,现在看来怕是有些难度。

唉,也不知道是棵什么树,结出来的果子酸酸甜甜的,比这破橘子好吃多了!

我靠着右臂胡思乱想,想我这十七年的人生,想碎玉山上的异花奇草,想这皇宫中的高墙琉璃瓦。

最后想到我父皇。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情——生在皇家,我怎么会是一个独女呢?!

这简直与传统伦理不符啊。

我的父皇,说好的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呢?莫不是您老有什么难言之隐?

搞得我现在想找个玩伴都是难上加难。

我把这些话隐晦地向嬷嬷提了提,嬷嬷一脸难以理解,“没有人争宠不是很好吗?殿下,您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就是关心一下我父皇的身体状况。

不过我父皇看起来正值壮年,身体好得很。

担心他倒不如担心一下我自己。

皇宫很大,也很漂亮,但是墙我不能爬,池塘我不能下,鸟也不能捉,我要憋得长毛发霉了。

我转了转眼珠,朝着杨柳招手,杨柳心领神会地附耳过来。

“在宫里憋坏了吧?”

杨柳的眼睛发亮,“殿下?”

如果有镜子,我会发现自己笑得像个十足十的引诱良家妇女的流氓,“要不要随爷出去透透气?”

杨柳故作矜持:“哎呀,不好吧……”

我坐直身子,拉远与她的距离,“你不去就算了,我和新月一起也方便。”

出去准备毛巾的新月此时刚迈进一只脚,闻言道:“说我什么呢?”

我朝她勾勾手指,“说带你出宫去玩啊!”

新月和杨柳的性子还有些不同,杨柳虽爱玩闹,到底稳重一些,新月却不同,爱玩爱闹的很,是最受不了规矩的。

她扑过来,“殿下英明——殿下要换那身衣服出门,我这就给你找。”

杨柳的眼皮动了一下,我猜测她是翻了一个小幅度的白眼。

杨柳虽也蠢蠢欲动,好歹还有所顾忌:“我们可以随意出宫吗?”

可以吗?当然可以!

我的亲母后,和我拉个手都不忘往我袖子里塞一块令牌,她那句“好好玩”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这边杨柳犹犹豫豫,那边新月已经帮我找好了衣服——是一件从碎玉山上带下来的水蓝色裙子,不甚华丽倒也精美,最重要的是,无论是跑路还是打架,都很方便。

果然还是这丫头懂我的心思。

“好吧,”杨柳道,“今天我杨柳就舍命陪殿下。”

新月闻言嗤道:“想玩就直说呗,净给自己找些借口……是吧殿下。”

杨柳摸了个橘子就扔过去,不偏不倚落在新月肩头。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打起来,我只好插上一嘴,两人闻声收敛了不少,互瞪一眼留给对方后脑勺。

年纪白长了,比当年更加的幼稚。

听嬷嬷说,回春街口老李伯家的豆腐脑乃是一绝,撒一把青葱末子,滴几滴酱油,淋一勺香油,嫩滑的豆腐脑上舀一勺虾皮,散着香气的汤被辣椒油染成红色。

每日里陈曦载曜,落日染红霞,来来往往的姑娘小哥能从店面挤到长街。

只是不晓得斗转星移,白驹过隙,店面还在不在,那个永远乐呵呵的老李头是否腿脚还麻利,当年垂髫的小孙子是不是也已功成名就,拥如花美眷。

我思忖再三,总想着要去那家店看看,尝一尝被嬷嬷念了近二十年的美食,可惜嬷嬷本人说什么也不愿随我一道去。

“您怎么能……怎么能……”嬷嬷指着我的手指抖得像是狂风里下的榆树叶子,无比痛心,“您身为金枝玉叶,想要什么好东西没有,怎么偏偏……”

我颇为心疼的握着嬷嬷的手指,生怕她抖出个三长两短,“哎呦,瞧您说的。得不到的不就是最好的吗,在我眼里啊,就是多少金银珠宝都换不来这一碗豆腐脑。”

嬷嬷被我握在手里的指头抖得更厉害了。

我换了衣衫,领了两个摇头晃脑喜气洋洋的小姐姐准备出发。

嬷嬷提着裙角,跟在我们身后一路小跑,“你们可不许闹事……不许吃来历不明的东西……喜欢什么嬷嬷给做……哎呦,杨柳你们这两个小崽子,听清楚了没有啊!”

新月倾过脑袋,悄声道:“这么多年了,从碎玉山到宫中,嬷嬷真是一点儿也没变。”说完咯咯地笑起来。

我朝着身后摆摆手,“勿念勿念!”

想来这世人拼了命地望京城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京中繁华确是别地比不上的。

真可谓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奢豪。

碎玉山下有小镇,每月逢十五便有阁中人外出采购,无论下山的人是谁,总会带上我这一个小尾巴,我自认为也是见多识广的,可是此时一见京中繁华才知什么叫井蛙醯鸡。

飘粉盈香的胭脂铺,茶楼二层之上有公子高谈阔论,有不善言辞的书生憋红了脸,街道两旁的小贩扯了嗓子拼命吆喝,有紫金冠饰的世家公子打马而过,更有系了彩金流苏的轿子帘布半掀,露出一张娇娇怯怯的脸,纤纤素手伸出来接了一根红彤彤的糖葫芦。

新月向来喜欢热闹,在碎玉山没有享受到的繁盛才此处她可算是尽数找到了归宿,“倘若日日能享受到如此风光,简直释就是人间仙境!”

杨柳道:“搁在我这儿,却是不稀罕的——你这样的俗人,怕是仙境嫌弃呢?”

好似任何一个引子都能将他们两个引炸。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