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完结版免费阅读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目录

巨推小编巨推小编 2019-05-15 18:42:42 46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或者书号:4713 即可阅读全文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分类:军事战争主角:温南棠顾战霆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温南棠顾战霆的小说叫《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本小说的作者是芒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张特助敲了顾战霆的书房,敲了两三声后里面都没有动静,以为顾战霆睡着了。于是张特助拿起手机和温南棠玩起了最近新流行的游戏,两个人进行了单人pk模式。张特助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和温南棠打游戏,只是刚打上没两...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第十六章 白溪再次设计 免费试读

张特助敲了顾战霆的书房,敲了两三声后里面都没有动静,以为顾战霆睡着了。

于是张特助拿起手机和温南棠玩起了最近新流行的游戏,两个人进行了单人pk模式。

张特助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和温南棠打游戏,只是刚打上没两分钟温南棠的人物就不动,张特助顺势推了温南棠的高地,直到游戏结束温南棠也一下没动。

张特助感觉自己似乎是被骗了,他打电话给温南棠发现温南棠的手机关机了,胆战心惊的他直接开车去了温南棠家里。

而另一边,温南棠被突然出现的少爷扑倒,跟着少爷一起来的还有白溪。

白溪颇为无奈的看着温南棠,“我原本想着等你来找我,可你家大少爷一天没吃饭了,它对着我一直叫个不停,我只能将它送过来。”

少爷淘气的舔着温南棠,温南棠被它弄的痒痒的不断躲闪,“好了,少爷不要闹了。”

白溪看着温南棠说道:“我听说你将苏离和顾战霆都约到了s市,你是不是想15号的时候对顾战哲下手。”

温南棠脸上的笑意凝固随即又化开,“这件事情还有些疑点,我暂时不会对顾战哲出手。”

白溪微微蜷缩指尖,“那你又得到了什么新的线索?”

温南棠摇头,“我现在只能确定顾战哲不是凶手。”

“那你决定放弃了?”白溪道。

温南棠摸着少爷那软软的黄毛不在说话。

……

清晨,张特助从温南棠的家门口醒来,等了许久也没有看见温南棠出来,也没有看见有人进去,他只能离开。

姜秘书醒来看到自己短信也是吓了一跳,打电话给温南棠,对方的电话直接关机。

于是张特助和姜秘书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张特助将自己在顾总家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姜秘书,两个人一合计既然温秘书的电话不接,他们只剩下最后一招,那就是去s市找温少,也许温南棠也会去s市。

顾战霆、苏离、张特助和姜秘书两组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去了s市。还有去s市的白溪和温南棠。

温南棠去s市只有一个目的,还人情。

白溪帮了她潜入顾家,她没能偷到顾战霆的公章,还将秘书的工作辞了,偷到公章的几率更小,这次赛车比赛的奖品就是一台超智能电脑芯片,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能给到白溪。

s市以盘山公路著称,这里的盘山公路蜿蜒曲折,连绵不绝是专门为赛车和那些热血青年建造的。

比赛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顾战霆和苏离坐在提前订好的VIP包厢中盯着直播电视频道。

张特助和姜秘书两个人挨个场位的寻找,只为找到温南棠。

温南棠在后台换好衣服,男装的她换了一顶红色短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白溪带着少爷坐在一边,白溪看着温南棠小声问道:“你真的决定了?”只听顾战霆的片面之词就相信顾明哲不是凶手,她可记得毒蝎向来是宁杀错不放过。

温南棠坐在休息室的长椅上,看着比赛开始的时间说道:“芯片给你后就赶紧离开。”

白溪不语,她摸着少爷的脑袋,估算着时间。

比赛时间只剩下最后三分钟了。

温南棠朝着赛车的方向走去,一步又一步。

还未进入赛场,白溪带着少爷喘着粗气跑到她面前,“温南棠我找到你妹妹跳楼的目击证人了,他在医院现在就要快死了,你赶紧和我回b市。”

温南棠心尖抽动,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白溪,“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现在正在做搭桥手术,你赶紧回去晚了就见不到他了。”

温南棠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她将头盔摘掉,朝场外跑去。

b市。

温南棠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到了白溪所说的医院,路上的时候她听说老人已经出了危险期,但现在还是昏迷状态。

温南棠靠在病房门口,她查了这个老人的资料,他一个拾荒老人没有亲人,白溪复原了那天的监控录像查到了这个老人的存在。

一开始没告诉她是因为还没有找到这个人,找到后发现老人心脏病复发,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温南棠默默向上帝祈祷,希望这个老人能够醒过来,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白溪姗姗来迟,她看到坐在地板上的温南棠舒缓了一口气。

老人一连沉睡了两天,温南棠不吃不喝的守了两天,连身上的赛车服都没有换掉。

白溪给温南棠送了几次饭,温南棠看着饭也没胃口,只是在祈祷。

夜幕降临,温南棠重复着这三天做的事情,她用清水将老人的脸擦干净,本以为会在老人这里问出什么,结果老人一直在沉睡。

接连几日的守护,温南棠也累了,她趴在老人身边阖上眼帘进入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床边传来异动,温南棠猛得睁开眼睛,将手边的小夜灯打开。

床上的老人慢慢睁开双眼,温南棠焦急的问道:“大爷您知道三个月前那个死了女人的夜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人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他费力的睁开眼睛,躺了几天的他只想喝水。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布满褶皱的脸看起来毫无生机。

“水……水……”

温南棠听到虚弱的声音后,赶紧去找水。

温南棠拿着水杯一点一点的喂给老人喝,因为老师刚做完手术不能喝太多的水,温南棠也只是稍稍的给老人喝了一点水。

老人缓和了几分,嗓子也渐渐能发出声音。

温南棠眼圈泛红,莫名的有些紧张。“大爷您能告诉我三个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三个月前的事情,老人想到那天的事他颤巍巍的伸出手。

温安棠俯下身子,凑近老人的嘴边。

老人沙哑着嗓子,气息微弱,“那天我听到了吵架声,他们吵了很久。”

温南棠激动的从兜里拿出照片,她指着照片的女人说道:“大爷你看到的是这个女人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