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良妻有毒
《良妻有毒》完结版精彩阅读 姚婧姝星遥小说在线阅读

良妻有毒画堂春梦

主角:姚婧姝星遥
主角叫姚婧姝星遥的书名叫《良妻有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画堂春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星遥邪魅的笑道。都说她毒良妻,姚婧姝偏生不是,深宅内苑多是非,她只做傲娇的自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0-09 20:45: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娘,婧姝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这样,是婧姝不好,让娘生气,婧姝愿意受娘的责罚。”等夏氏母女这对活宝走了之后,婧姝再一次在葛氏面前跪下承认错误。

葛氏哪里忍心看见自己的女儿哭成这样,她心里不知道多疼婧姝,想问她,跑出去大半天遇到坏人了吗,饿了吗,累了吗。但今天婧姝闯下的祸太大了,葛氏必须摆出为人母亲的谱。沈槐家的知道夫人心疼婧姝,她又何尝不心疼,用手背抹了下眼角的泪,笑着搀婧姝起来:

“好了,大姑娘家的还哭鼻子,好意思吗。起来吧,太太早就原谅你了,我已经让人在厨房给姑娘熬了香甜的赤豆红枣粥,待会就让小丫头给姑娘送来,姑娘吃一碗,夫人吃一碗,大家吃了早点睡吧。”婧姝还不肯起来,沈槐家的架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扶起。葛氏知道婧姝是一个孝顺孩子,只是太过贪玩而已,她心疼跪在地下的婧姝,嗡声道:

“这么大的人了真不知道臊,哭起来眼泪鼻涕一大把,瞧你那样儿,到像前儿个街上跟着耍猴的一起来的女娃儿。”葛氏过来用绢子替婧姝擦脸上的泪,婧姝哭了半天鼻涕也出来了,干脆就着娘的帕子擤了一把鼻涕。

“哎呀。”葛氏和沈槐家的做出一副恶心状,随即两个人全都撑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她们是被婧姝孩儿气的样子逗乐的。

“沈大娘你的赤豆红枣粥呢,快端一碗过来,我都饿得快不行了。”绵绵伸手揉了揉肚子。

沈槐家的轻轻戳了一下绵绵的额头,没好气道:

“差点忘了你这个死丫头了,这么晚了居然带小姐出去疯玩,若是告诉你老子娘,看他们怎么收拾你,还不快给太太跪下,肯定是你这个死丫头挑唆着小姐出去玩儿的,今天是七夕节,街上既有花灯看,又有好吃的东西可以买。好好的小姐都让你这个妖精似的小丫头挑唆坏了。”

绵绵刚要给葛氏下跪,葛氏就不耐烦的打断她:

“都起来吧,这也跪那也跪,当我是庙里的菩萨不成。”

绵绵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笑道:

“我就知道太太对我最好,这沈大娘也真是的熬了粥还舍不得端出来给人家吃,这么大热的天若是放得久了还不嗖掉。”

沈槐家的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连葛氏也撑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沈槐家的见葛氏不再生婧姝的气,边跑出去吩咐小丫头把厨房的粥端上来,边笑骂绵绵是个滑头货,绵绵冲沈槐家的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娘。”婧姝抱住娘的脖子,跟娘脸贴着脸,轻摇着葛氏的身子。葛氏伸手抓住婧姝环着她脖子的手臂,略带严厉的道:

“今天且饶过你,以后再也不许这样了,哪有这么大的姑娘家半夜三更翻墙出去逛大街的,万一碰到个歹人怎么办?”

“娘,婧姝知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葛氏见婧姝红着眼圈像要哭的样子,伸手捧起这张无比精致的小脸,无限爱怜的道:

“娘担心你万一有个闪失,你今年都十八了,若不是我和你爹都舍不得你,早就把你嫁了。最迟等明年开了春娘就托人给你找户好人家,我和你爹的意思一样,人家不一定要大富大贵,只要姑爷模样儿好,性子好就中。”

一说起婚嫁婧姝的脸不自觉的红了,她跟娘撒起了娇,拉着葛氏的手晃阿晃:

“婧姝不嫁人,今生今世都要留在爹和娘的身边照顾二老。”

葛氏笑道:

“姑娘大了总是要嫁的,难道我的女儿还不如那两个生的,想那婧好就是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开了年都整二十三了,至今还没有人家。”

“太太,那两个主都是嫌贫爱富的,口上说只要姑爷模样出挑人品好,心里还不是巴望着把自己的女儿嫁个既富且贵的。”一说起婧好婧媚的婚事连绵绵也觉得不值一提。

“你这丫头今儿个是反了吗,刚才的账都还没跟你算呢,这回子又来编派主子的不是,敢情是皮肉痒了。”

绵绵见葛氏说她,住了口,嘻嘻笑了笑。这个时候沈槐家的端了赤豆红枣粥进来,娘几个吃了,梳洗之后就都睡下了。婧姝真的把花灯挂在窗前,看着那荧荧的越来越微弱的火苗慢慢进入了梦乡。

束府,二房居住的柏园。

冰玉一早起来就发现四少爷不在床上,她正纳闷一向懒散的四少爷怎么起得这么早。走到屋外,见几个洒扫的婆子正在院子里干活,这个时候负责茶水上的小丫头朵云歪歪扭扭提着铜壶走了过来。冰玉知道朵云刚从二夫人屋里出来,走上前去问道:

“朵云,你刚从二夫人那儿来,我们家小爷可在二夫人屋里?”

“在呢,四少爷正和二夫人说话呢。”谢过朵云,冰玉朝二夫人林氏屋里走去。边走边想,她这屋里的这位爷一向最得二夫人欢心,几天没回家,她们这位小爷定是去哄娘开心。也难为他有这份孝心,只是还要表现在行动上才算真正的好。

“娘,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星遥站在一人多高的百宝阁后面让坐在外间官帽椅上的林氏进去。星遥除了哥哥星远之外,还有两位姐姐,虽然姐姐们都已婚嫁,可仍旧住在府上。一日三餐也都在林氏屋里用,此时还没有用早膳,二姐彩靳就过来了。见星遥站在那里朝娘招手,显得神神秘秘,彩靳忍不住笑道: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等明年就整二十了,还整天粘着娘,这回子又想娘给你买什么新鲜玩意?”彩靳知道娘最疼这个弟弟,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给他。

“娘,你快进来,我有正经事跟你说。”林氏见星遥说的正式,又是一脸着急的模样,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边数落星遥边从椅上站起来朝里间走去:

“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你姐姐的面说吗?你姐姐又不是外人,疼你疼的什么似的。”

彩靳见星遥正儿八经的关上屋门,跟娘两个人在里面嘀嘀咕咕,微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个最小的弟弟她也没法子,谁叫他是幺儿,人又生得齐整,脑子又聪明,不到三岁就会背《论语》,等到了六岁上读书的时候更是过目不忘,连先生都赞他是个神童。若不是性子顽皮,对学业不感兴趣,恐怕也会像星远那样十九岁就考取秀才。

星遥在屋里跟林氏说了些什么彩靳一句都没有听见,不过等娘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却是一副愁中带喜的模样。

“娘,就这么定了,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晚上才能回来。”

什么“就这么定了”,此时大姐彩新也来了,她把疑惑的目光转向彩靳,彩靳茫然的神情告诉她,她也不明所以。

“怎么,你又要出去?天天往外面跑,仔细被你爹知道了收拾你。”

“只出去一会儿,看一个朋友去。”

见星遥要出去在门外站了半天的冰玉终于有机会进来说话:

“四少爷原来在夫人屋里,这回子恐怕连牙都还没有刷,先回屋里用青盐刷了牙,吃了早饭再出去吧。”

星遥边快步走出去,边对冰玉说:

“我昨天晚上刷过牙了。”

“哈哈……”见星遥这么说冰玉她们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四还这么鸡脚鬼似的,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彩新道。

林氏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摇着头说:

“昨天刷过牙今天就可以不刷,昨天吃过饭,难道今天就可以不吃吗?这孩子怎么就长不大呢。”说着又摇头。

“娘,刚才星遥在里面跟你说什么?”彩靳问。

林氏呵呵一笑,难掩欣喜之情:

“你四弟大了,已经看上了一个姑娘,让我去提亲呢。”

冰玉从小服侍星遥,算是她的屋里人,可从未听星遥说过看上谁家姑娘了,冰玉心想,莫非这又是四少爷心血来潮的举动。然而转念一想,冰玉觉得似乎又不对,四少爷一直都是没笼头的马,哪会定下心来娶一个妻子过门,这不是自己往自己身上套枷锁吗。

别说冰玉不信,两位姐姐也都有些怀疑。

“娘,这些年四弟闯下的祸还少吗?去年刚退了广陵孙家的亲,这回子又兴兴头头说要成亲,不是我说四弟,他看上的姑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彩新心直口快,尽管她没有说错,可一向维护儿子的林氏还是立即绷起脸来,对彩新一顿抢白:

“孙家的事还提它干嘛,结亲的是他们,退亲的也是他们,但凡我们家遥儿做了朝廷的一品大员,那回子又要来巴结了,这种势利眼的东西何苦理他。退就退了,他们家的姑娘也不见得是三头六臂,我们家遥儿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学有才学,要家事有家事,哪一样不如人家了?你也是一个做姐姐的人,怎么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娶一个喜欢的人回来,遥儿如今看上了姚府三小姐,让我去提亲,我这个做娘的总得替他张罗着。冰玉,你在这里正好,等用了早膳去把郭嬷嬷和长贵家的叫来,这两个做事都是老成的,我还要同她们商量个事呢。”

彩新被林氏抢白当然不敢出声,只说:

“我这个做姐姐就算再不中,也希望四弟能结一户门当户对的亲。”

彩靳是个老实的,见大姐被娘绷起脸来一顿教训,只笑了笑。冰玉却讨了个没趣,待会还要去请郭嬷嬷和长贵家的过来,本来这种跑腿的事都是小丫头们做的,谁叫她正好站在屋里被林氏派了任务。

吃过早饭,刚用茶漱了口,冰玉就把郭嬷嬷和长贵家的喊了来。郭嬷嬷是星遥的乳母,为人持重,很上林氏的心,长贵家的更不用说了,是林氏的陪房丫鬟,自然是信任的。

两姐妹见母亲要与郭嬷嬷和长贵家的商量事,识趣的退了下去,彩新当面不敢回嘴,等只有跟彩靳两个人时,还是忍不住埋怨林氏偏心眼:

“娘难道不知道四弟一向都是朝三暮四的,前几年刚出过艾菊那等大事,四弟是个没记性的,好了伤疤早忘了疼,娘难道也糊涂了,忘了四弟是什么样的人。孙家退亲的事完全是四弟招惹出来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结果还是让他们知道了艾菊的事,你说但凡是父母,谁愿意把自家闺女嫁给这样的人。”彩新言下之意说的是星遥的不是。

彩靳忠厚,她既不想说娘偏心,也不想说四弟的错,只安慰彩新:

“姐姐少动肝火,出艾菊那个事的时候四弟只有十七岁,年少无知罢了,若四弟真想成家立室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家里有个女人管着束着,相信他也不会在外面胡来。娘多疼点四弟也是应该的,父母都疼幺儿。你我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拿出姐姐的谱儿来教训弟弟也得用在刀子上,况且你我也都想四弟好,将来娶进门的媳妇还得在一个屋里吃饭,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有何不好。”

彩新觉得彩靳未免太乐观,只说:

“让他们去闹吧,我反正不管。”

“噗嗤。”彩新见姐姐一脸愠怒,觉得好笑,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屏门上的小丫头跑进来说两位姑爷回来了。彩新自然回自己屋里服侍十多天没有见面的丈夫杨飞,彩靳站在门口翘首等待莫忠海。二房的这两位姑爷前段时间去了湖州购买丝绸,今天刚回府。

束府,大房松园。

朱氏这个时候正和文茜在屋里看铺子里的账目,两个人面对面盘腿坐在炕上,中间一张杌子上放着几本账册。朱氏身着石青暗纹对襟褂子,可能眼有点老花,需把账本拿得远远的方能看清,因此也就把捏账本的手伸得老长。边上的文茜穿一件银红团花绸褂子,系一条红绫细褶儿裙,脚上穿一双粉蝶落花鞋,项上戴一根点翠嵌玛瑙金项圈,打扮得花团锦簇,玉面生春。

此时屋里连一根针掉在地下的声音都听得见,文茜眼尖,瞄到门口有一个脑袋往里伸了伸,可能发现屋里的两位正在看账簿又退了下去。文茜把眼睛从账簿上抬起来,向着外面道:

“是柯大吗,进来。”

“大夫人,五小姐。”地下站着的是珠宝行管事柯大,他似乎知道朱氏为什么事把他找来,脸上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无。

文茜放下账簿,看向柯大,说:

“这个月珠宝行的收益怎么少掉这么多,连往日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柯大轻轻叹了口气,苦着脸道:

“对着大夫人和五姑娘小的不得不说真话,从广西合浦进的一批珍珠有问题,光泽度差的、不圆的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进的时候是以上等珠的价格进的,卖却不能以上等珠的价钱卖,咱们家做生意没有以次充好的规矩。”

朱氏一听,发现其中必有蹊跷,神色比刚才更威严,看着地下的柯大,提高音量说:

“难道你们都是死人,以上等珠的价格买下等的珠?”

柯大见朱氏生气,忙跪下回话:

“回大夫人,实不相瞒,这批珍珠是四少爷进的,他让小的瞒着,小的只能替他隐瞒。”

“哼。”文茜重重的哼了一声,指着地下的柯大咬牙道:

“四少爷让你去杀人放火难道你也去了?效忠主子是对的,但像你这样的能叫效忠吗,不过变着法子欺瞒我们家大太太罢了。”

文茜的厉害之处是抬出朱氏来说事,柯大成了风箱里的老鼠,生意上的事一向有二房的两位少爷管着,大房朱氏只负责查账,规矩是老爷定下的,谁都驳不得。如今四少爷让柯大替他隐瞒,隐瞒的结果是得罪朱氏,柯大真是有苦说不出,只是一个劲的在地下磕头认错:

“是小的不是,小的做事做到头了,连太太也敢欺瞒。”

朱氏心里清楚珍珠的事柯大只不过替人受过,今天找他来无非是得个准信,就算柯大不说是四少爷干的,朱氏又何尝不知是这位爷干出的好事。

“你起来吧,这次且饶你一回,下次若再发生同样的事情,自己领了二十板子再回家去。”

“谢大夫人,谢五小姐,小的向大夫人保证以后断不会出同样的事。”柯大又磕了几个头才倒走着退了下去。

“大娘,你真的就这么算了?至少要告诉爹一声。不止珠宝行损失的账目,还有庄子上的租子都有半年没有收上来呢。老四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二娘和爹却还一个劲的维护他,真真气人。”文茜说起星遥有一肚子的怨气,除了以上等价买劣等珠的恶行之外,收租的事也归老四管,如今都快年底了,租金仍未入官中的账。

朱氏边整理杌子上的账簿边说:

“昨儿个我就跟老爷提过收租的事,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一句话不说一个屁不放,还让我缓缓,说老四做事有分寸,总会收齐租金的。”

“哼,还做事有分寸呢,这几年他闯的祸难道还少吗?是啊,反正有他母亲和老爷替他擦**,大可胡作非为,到时候把家业败光了就一起跟着倒霉吧。”文茜是三房的女儿,因为做事利落深得朱氏信赖,留在身边让她做个当家理事的帮手。虽说两个人对老四一肚子不满,可老爷偏偏最喜欢老四,如此就算你再不满又有何用。

小说《良妻有毒》 第三章 提亲 试读结束。

    1. 古装小说

      巨推文学网古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装小说大全,打造古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装小说免费阅读。看古装小说,就上巨推文学网。

    1. 娱乐圈小说

      巨推文学网娱乐圈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娱乐圈小说大全,打造娱乐圈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娱乐圈小说免费阅读。看娱乐圈小说,就上巨推文学网。

    1. 暖婚小说

      巨推文学网暖婚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暖婚小说大全,打造暖婚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暖婚小说免费阅读。看暖婚小说,就上巨推文学网。

    1. 女强小说

      巨推文学网女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女强小说大全,打造女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女强小说免费阅读。看女强小说,就上巨推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