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炼器女仙
主角叫樊芜邹文的小说是什么 炼器女仙全文免费阅读

炼器女仙烟云阑珊

主角:樊芜邹文
小说主人公是樊芜邹文的小说叫做《炼器女仙》,是作者烟云阑珊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放错地方的金子不会发光,幸而曾经的执着因世界的不同变的有了意义。樊芜前世平凡却喜爱制作各种工艺品,不拘泥于价值,只在乎眼缘。这一世,小小世家的炼器残卷却让她不悔重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0-08 15:24: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师父。”邹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樊芜瞬间一惊,后退了几步,避开了邹文。

三人立即成了掎角之势。

樊芜也犹豫了一下,也行了一礼:“迟先生。”

“你很不错,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迟传没有理会邹文,目露奇色的看着樊芜。

樊芜被这目光看的很不自在,但是却不能避开。

“邹文,你走吧,虽然你叫我一声师父,但我可不想要一个没有前途的弟子。”

邹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施了一礼,往外走去。

迟传冷漠道,“等等,把你身上的东西拿出来再走。”

樊芜冷漠的看着邹文不甘心的把身上的灵兽蛋壳和储物袋内的东西倒出来,里面也就是一些凡器和几颗低阶灵珠,灵石并不多,三块中品灵石和四五百块下品灵石,其他的不过是凡物罢了。

如果不是迟先生在这里,樊芜会恶狠狠地用灵魂之力扫过邹文的全身,一点东西都不会放过。

樊芜不知道的是,迟先生在看到邹文连个眼神都没给樊芜,直接答应离开的时候眉毛一挑,然后灵魂之力就覆在了邹文的全身,做了樊芜想做没敢做的事。

迟传没有再说什么,任由邹文拿着空空如也的储物袋离开了这里。

樊芜惊慌的看着迟先生,等待着他的发难。

“小芜儿,你这样看着老夫干什么,老夫又不是你曾祖打杀的凶兽,不会吃了你的。”迟传见邹文走了,对着樊芜取笑道。

“啊?”樊芜看着迟先生变脸一样的换了一副温和嘴脸,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过来坐,不着急,咱们慢慢说。”迟传一挥袖清出一片干净的地方,随手扔给樊芜一个蒲团道。

樊芜踟蹰了一下,想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心一横拿起许明悟手中的储物袋就坐在了迟先生对面。

迟传看着樊芜小小的人儿,认命般的坐在自己对面,哑然失笑。

“半个月前,家主来找我,我真是吃了一惊。”迟传坐在蒲团上不慌不忙道。

“我本已决定在此终老,也收了邹**记名弟子,传了他一本普通功法,本想就这样也挺好。可是后来,城主得到了一本魔功,其实是一本有伤天和的秘法。

“他和邹文都看不懂修炼之法,但是注解上却写得明白,所以他们就来求我传法。我本是不愿,奈何他们意志坚决,又给了我拒绝不了的好处。”说道这里迟传突然问樊芜,“你可知道远游境和天阶修士、地阶法士的区别?”

“仙途?”樊芜迟疑道。

“没错。若是有一本功法能让你练成之后就能匹敌远游境,但是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同时会损失五十年的寿元,你愿不愿意呢?”迟传又问道。

“自然是不愿,这么多弊端,傻子才选。”或许是迟先生本就没有敌意,不知不觉,樊芜已经不惧迟先生了。

迟传赞赏的看了樊芜一眼,“对,邹文就是那个傻子。”

“哼。”听此,樊芜冷哼一声,但是对迟传明显柔和下来。

迟传嘿嘿一笑,他带过樊家几代的小娃娃,哪里能不明白樊芜的心思,明显是因为邹文把她丢下了在生气。尽管知道修炼者的自私,但是心中还是忿忿不平,很正常嘛。

“接着说。”樊芜瞪了迟先生一眼催促道。

“我本来打算将炼器之术传给邹文那小子的,但是他不成远游境炼个屁的器,老子的炼器之术又不是街边的大白菜。”说起这事来迟传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消消气,消消气。”樊芜本来想伸手去拍拍迟先生的后背,犹豫了一下又把手抽了回来,毕竟不熟,不是家里那个老头子。

“哼。”迟先生学着樊芜的样子不满的冷哼一声。

樊芜有些尴尬,她好像发现这位迟先生像个老小孩一样,不过不反感就是了。

“你曾祖来找我,说了许多你的好,要我继续照顾你。帮助你重振樊家。”迟传继续说,“说实话,樊家每一代的孩子我都带过,你小时候也是跟过我的。”

樊芜硬着头皮道,“嗯,有点印象。”

“在来之前,家主把你的变化跟我提起过,我也相信了。”迟传继续说道,“所以,我会收你为弟子,让你学习炼器之术。”说到这里,迟传顿了一下,含糊道,“能不能挣钱要看你自己了。”

樊芜瞪着晶亮的双眼看着迟传,仿佛在问,真的吗?

迟传笑道,“你这么看着**什么,不骗你的。”

“不过,要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才行啊。”说着,迟传把头转向黑衣少年那边,一张温和的笑脸立即变的冷漠。

樊芜心中一边暗叹迟先生的变脸能力,一边也把淡漠的脸转向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意识逐渐清醒,说话声也越来越清晰,但是只有迟传那句“要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才行啊。”清晰的传入耳中,让刚清醒的他打消了装死的打算。

“咳咳......”于洋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想要站起来,尝试无果后还是盘膝坐在了地上,“前辈,小子于洋拜见前辈,咳咳,身体这般,不便行礼,望前辈莫怪,咳咳。”

“说说你的事吧。”迟传道。

“晚辈也没有什么事,”于洋苦笑道,“家祖早年受了望景散人的恩惠,得到望景散人的嘱托。”压下自己破碎内脏造成的恶心感继续道,“说是洞府开启以后可来此拿走他的遗物,但最重要的是让他入土为安。”

“他的尸骨就在客厅开的大洞那,你为什么没有收?”樊芜皱着眉头不满道。

于洋苦笑,“哪里是我不想收的,且不说有许明悟在后追杀,就说那蓝幽草早已异变,我根本扯不开啊。”

樊芜没有在逼迫他,迟传道,“把宝物交出来吧。”

“我没有......”

于洋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迟传露出讥讽的表情,很明显,迟传根本不会相信东西不在他身上。

于洋一咬牙,“我可以把宝物给前辈,但是前辈也要立誓让我安全离开。”

迟传淡漠道,“可以,我保证不对你出手,也不会暗示别人出手。”

于洋发现这个承诺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还是不安,“前辈,还是保证晚辈能活着离开此地吧。”

“你的脸有这么大?”樊芜翻白眼道,“你死了之后,我和师父把洞府翻个底朝天还怕找不到东西?你把东西交出来最多也就是换我师父不出手杀你罢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

樊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语重心长道,“年轻人啊,要有自知之明。”

迟传对樊芜这幅主动的表现满意至极,不愧是樊家的子孙,小小年纪就知道维护自家利益,跟她那个嘴上不饶人的娘一样。迟传一想起樊芜的娘就有些牙疼,不能想,糟心。

于洋一咬牙,“好,前辈立誓吧。”

“我,迟传,对心魔发誓,若于洋交出望景散人遗留之物后对其出手或暗示别人对其出手,便立即心魔反噬,仙路断绝,不得好死。”

樊芜皱眉,怎的发这么重的誓言。

迟传发誓之后,看着于洋心疼的撩起袍子,手伸到后腰一扯,扒下来一块皮肉。咦?和皮肉不一样,只是颜色有点像。

于洋狠狠心扔给了迟传。

迟传看到这“皮肉的”时候就对它的材质有了猜想,果然。

但迟传面色不改的问道,“就这个?”

“就是这个。”

“小子,望景散人遗留之物不可能只有这个,既然你不交出来,那心魔誓言也就对我没了束缚。”迟传提醒道。

“其他的东西我不知道,应该在其他人那里。”于洋还是摇头,但是目光却看向樊芜手中的储物袋。

樊芜一愣,这才想起来手里抓着的储物袋是大汉许明悟在于洋身上翻出来的。樊芜打开看了看,脸上露出喜色,顺手把储物袋给了迟传。

迟传一阵欣慰,这丫头终于信任我了。

殊不知樊芜只是觉得迟传修为高,怕他对储物袋内的东西有所图会翻脸罢了。但她还是没按捺住好奇心看了一眼,希望不会惹怒他。

迟传看了一眼储物袋就扔给了樊芜。

“好了,你走吧。”迟传对着于洋下起了逐客令。

于洋咬牙站起离开了这里。

“走吧,咱们也出去。”迟传也起身对着樊芜说道。

“您不再搜搜?”

迟传翻了翻白眼,“还用你说,老夫早就搜过了。”

“出去以后就说我看上你的潜力,决定收你为徒了,多的话不要说。”迟传一边走一边对着樊芜嘱托。

“哦。”樊芜虽然搞不懂两个老家伙在图谋什么,非要装作萍水相逢,但她也没有必要做出破坏的事来。

二人速度不快,行至望景散人尸骨处,看着于洋在和蓝幽草的奋战。

看着于洋在拉扯过程中被蓝幽草根茎勒红或勒破的手,以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樊芜有些猜测,莫不是这小子的祖辈立了誓言吧。

于洋看到迟传,仿佛看到了救星,扑过来不顾脏污的跪在地上,“前辈救命啊,于洋给您当牛做马在所不惜,求前辈让望景散人入土为安吧。”

果然,樊芜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这真是坑子孙的先辈啊。

迟传无可无不可的拿出一块中品土灵石放在尸骨旁边,蓝幽草的根茎舞动起来,缠绕在灵石上面。

于洋没想到用这种方法就可以,当然,就算想到也做不到。

迟传单独取出一个储物袋,把缠绕这灵石的蓝幽草根茎放在里面扔给樊芜,“这种根茎已经异变,看样子会是个不错的炼器材料,给你了,就当做拜师礼吧。”

于洋羡慕的看着二人,恭谨的跟在二人身后。

等到回到入口便发现所有的阵法都消失了,外面是城主及府内的侍卫修炼者等人,邹文面色阴沉的坐在城主旁边,另一边是悠哉喝茶的樊振。

于洋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修炼者所杀,他难以置信的看了眼迟传,带着不解死去。

樊芜忽然明白过来,这场探秘最后的赢家是谁。

小说《炼器女仙》 第十二章 师徒解惑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